『焦夠』是甚麼?

 

 

兩名女孩躺在樹洞之中,外頭已然暗沉,星光點點閃爍。

「墨兒。」

「嗯?」

「為什麼救我?」

「嗯……」南宮墨想了想,說:「想不到理由耶……因為你很可愛?」

「你在對我告白嗎?」

「甚麼是告白?」

「特殊用語,你別管。」

「喔。」

「把我從獸夾中救出可以理解,可是在刀鋒下,還擋在前面,這就不正常了。」

「會嗎?」

「不可能會有人願意犧牲性命,只為救一個毫不相干地的人。」絳雪說:「更何況還只是一隻狐狸。」

「可能是……很久以前,有人也這樣救了我,所以我覺得這是正常的吧?」

「還真的有……他是你的親人吧?」

「不是。」南宮墨搖搖頭說:「他是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也是他把我帶到這裡來生活的。」

「他人呢?」

「不知道,把我帶到這裡他就走了。」

「甚麼也沒留下,名字?信物?」

「沒有。」南宮墨笑了笑說:「他把我從壞人的手中救下來,等我回過神,我已經在這座山林裡,只還記得他走遠的背影。」

「多久以前的事情?」

「嗯……應該有八年了吧?」南宮墨扳著手指數著。

「那這好心人其實也挺壞的……丟一個只有八歲的小女孩在野山林裡,自生自滅,你能活到現在也很厲害呢。」

「我會些功夫,一般的野獸我都不怕,所以也還好啦。」南宮墨握了握小拳頭,呵呵笑說。

「你現在也沒地方住了,要不要去我族領地?」絳雪坐了起來,尾巴搖啊搖,興奮地問著南宮墨。

「這樣好嗎?我是人類耶。」南宮墨也坐了起來,遲疑地說。

「我們火狐族不排外的,我們領地外圍就有好幾個村落是兩族合居。」絳雪說:「距離這邊也只要翻三座山而已,很近的。」

「那好啊!」南宮墨笑著點頭,又問:「你為什麼會跑來這裡?那些人又怎麼會抓你呢?」

「還不都是我娘,一天到晚只會要我練功練功練功的,煩都煩死了。」絳雪嘟著嘴說:「所以我就逃出來了。那些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要抓我,我沒想到他們會設下陷阱,不然他們再怎樣都抓不到我的!」

說著,還挺起平坦的胸膛,一臉驕傲。

「絳雪真是個小孩子!」南宮墨笑著說,伸手揉了揉絳雪的紅髮。

「哼!你才是小丫頭!才十六歲還要我叫你姊姊嗎?」絳雪嘟嘴說:「我可是已經活了一百三十六年了,按你們人類的觀念,你該叫我祖奶奶了!」

「可是我也聽老人講過,妖怪的成長比人類還要慢,十年相當我們的一年……」南宮墨笑說:「所以絳雪也只有十三歲喔!還是要叫我姊姊!」

「那是你們亂說!亂說!」絳雪粉拳揮打南宮墨,兩人笑鬧成一團。

笑鬧良久,兩人喘吁吁地躺了下來,兩手相握,閉著雙眼,感受著從來未有的溫熱,陷入了夢鄉。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名青澀少女驚嘆著城鎮裡的繁華。

沿著大街走著,眼花撩亂的各式商店令少女目光流連。

拐了道街,進了較為幽靜的街巷裡,一間普通的客棧掛著飄揚的旗幟,慵懶地招攬著客人。

「喲!只有您一位嗎?姑娘是用餐呢還是住店呢?」客棧小二掛著大大的笑容迎接了少女。

「呃……住店。」少女似乎有些不習慣小二的熱情,愣愣說。

「哎好,姑娘,一晚上房是二兩銀子,您住多久啊?」小二引著少女走到櫃檯。

「銀、銀子?」

「姑娘?」

「我沒有銀子啊……」

「姑娘您說笑啊,沒有銀兩怎麼能上客棧呢?想做霸王客啊?」小二見少女沒有錢,態度逆轉,惡狠狠地瞪著少女。

少女不知所措地眨眨眼,轉過身就走了。

「哎哎哎,這樣就走了,真是一點家教都沒有,不知道是哪來的野丫頭,真是晦氣。」小二看少女跑遠,不屑的搖頭說。

少女跑了幾條街,看到不遠處的城門,直往跑去。

出了城鎮,少女看了看路,往了向山裡的小路走去。

「絳雪,你也不說客棧要銀兩,嚇死我了。」

「我怎麼知道住那種破房子也要錢……」少女的包袱中,鑽出了一隻火紅色的狐狸,攀到了少女的肩膀上,尾巴輕輕地搔著少女的肩膀。

這沒有常識的一人一狐,便是從野山林裡出來的南宮墨與本來就是妖族的絳雪。

 

 

「現在怎麼辦?」

南宮墨苦惱的問。

「就睡樹上吧!你不用怕晚上會冷,我可是很溫暖的!」

「可能就是這原因,所以那些人才要抓你?」

「不會吧,難不成那幾個臭男人每天晚上都要抱著我揪在一團睡覺嗎?」

絳雪全身狐毛聳動,不寒而慄。

「那感覺真的很恐怖……」

一人一狐沿著小路往深山裡走。

「我都不知道翻兩座山就有很多妖怪在那邊生活。」

「甚麼妖怪,不要亂講,是妖族!」

「有甚麼差別?」

「妖怪是奇形怪狀的噁心東西,妖族可是世界上最盛大的種族,你們人類根本無法和我們相比。」

「這樣喔?可是我聽故事說,妖怪……嗯,妖族會吃人耶,你會嗎?」

「會吃人的妖族很多,但是人類不是食物的第一選項,因為你們會反擊,只為了填飽肚子兒惹麻煩,現在很少妖族會做這種蠢事。」

「我還聽過狐妖會吸乾男人,是怎麼吸乾?血好喝嗎?」

「那不是狐族,那是狐狸精。而且吸也是吸精氣,不是吸血,狐狸又不是血族。」

「狐狸精跟狐族又有差別?」

「你以為你看到的每隻狐狸都是狐族嗎?當然不是。妖族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跟天地出現的那時候出現的。在漫長的繁衍裡,總是會有些沒有任何妖質的狐狸,他們就是你們常見的狐狸祖先。」

絳雪細細的對南宮墨說道。

「而狐狸精呢,又是這些狐狸裡面出現有修練天賦的,吸收了日月精華或是有其他機緣而成為了妖精,如果這時有狐族來帶領,他們自然又成為了妖族的一份子,但就我知道由狐狸精轉或為狐族的例子,只有兩例。」

「這麼少?很難嗎?」

「不是很難,而是我們看不起那些旁族……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看不起。」

「那為什麼狐狸精會害人呢?」

「妖精是靠精氣來存活與修練的,人類,尤其是男人,精氣是最為豐富的,當然成為狐狸精的下手目標。更何況每隻狐狸精都會化為人形,當然沒有我好看啦,不過在人類裡都是數一數二的吧?喔,小墨完全沒有可比性,不會被當成狐狸精的,放心。」

「你這是在安慰我還是在損我醜?」

「小墨不會醜阿,但是沒有媚態,所以不能成為頂尖。」

「媚態?你是說你變成人形時候,會不由自主喜歡上你的那種感覺?」

「對,那是狐族或者說世上所有狐狸的天生姿態。當然,沒有成精的狐狸不會對人類有影響……呃,不對,我好像看過個雜記,上面說有個奇異男子專與母狐狸交媾,要後輩小心。」

「『焦夠』是甚麼?」

「我問過娘親,娘親支支吾吾地不肯講,是我死纏爛打她才跟我講,好像是生孩子的意思。」

「燒焦夠了就能生小孩嗎?」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有交媾過。」

一人一狐邊說邊走,不知不覺已經離開了小路,路途也越來越陡,山勢已然高聳。

絳雪透過妖族野性的靈感,帶領著南宮墨在山林裡穿梭。

「前面就是兩座山的交會處,會有個小湖泊,我們在那邊過夜吧。」

「我好餓喔。」

「人類的身體就是麻煩,隨隨便便就沒有體力了。」

絳雪發了牢騷,跳開了南宮墨肩膀,身形一蹤,已經在樹梢之上。

「你先到湖邊等我,我去幫你找些吃的。」

在樹梢間穿梭,絳雪的速度奇快無比。

「小心別又被人當作暖爐要抓走喔!」

「閉嘴!」

遠遠的樹梢傳來了尖叫。

南宮墨笑了笑,往絳雪所指引的地方走去。

半晌,已經可以聽見水聲,南宮墨不禁加快腳步,穿過了幾顆矮木叢,一彎如同弦月的清澈湖泊印在了眼簾上。

南宮墨自是沒有看過如此美景,讚嘆不已。

往前走了幾步路,想更靠近湖泊時──

「站住!」

一聲大喝從身旁傳來,南宮墨嚇得一聳,往一旁看去,只見到了一個怪異的三人組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雙紫月
  • 果然是兩個小朋友 互動太可愛了ww
  • 一個16歲,一個心智13歲~

    天羽海 於 2015/08/07 01:06 回覆

  • 一生懸命
  • 要抓一個那麼會跑的火狐狸當枕頭(還是圍巾)感覺太麻煩了些(還有很多種動物可以替代),我猜應該是跟''焦夠''有關(大誤!
  • 可能就是狐族典籍裡面記載的那位奇異男子吧ww

    天羽海 於 2015/08/07 16:24 回覆

  • 天龍J
  • 沒有實際測試過,但如果冬天可以抱一團毛茸茸的動物睡覺應該真的會很舒服...
    我好像有點心動了((拿起獵捕道具
  • 絳雪表示:咬你喔!!!

    天羽海 於 2015/08/08 17:01 回覆

  • g21305
  • 兩個姓天的這樣不填坑真的好嗎(望樓上
    比那個把「關我屁事」掛在嘴邊的還要不負責任啊(煙
  • 訪客
  • 狐狸嘴不是不適合發聲說話嗎?
  • 蒼雨
  • 狐狸嘴不是不適合發聲說話嗎?
  • 因為這裡不是噩盡島阿~

    天羽海 於 2015/08/17 00:49 回覆

  • 蒼雨
  • 靠怎麼留了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