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燦的清澈琉璃

 

楔子 邂逅

 

白雲悠悠飄過,慵懶的洄游在藍色的天海之中。

滿布樹林的山嶺縱橫,圍繞了如同血脈的溪水川流。

微微泛黃的秋季,染紅了整片山丘上的楓。

西風吹拂而過,微冷的氣息觸摸著萎倒的青草。

迎風而來,一道火紅色的影子。

迅敏的身形穿梭在盤根錯解的樹林裡。

後方數道人影呼嘯而過,尾隨著火紅的影子,漸漸形成了包圍之勢。

「小四,你確定佈好了嗎?」其中一名人影盯著前方的影子,陰冷的說。

「老大放心,就算是雪風豹也無法避免,何況是一隻火狐!」後方一名矮小的男子傲然說。

「老二老三,別讓牠從兩邊逃了!」

左右兩邊男子點頭,速度更再上升。

「前方三十尺!」後方被叫做小四的男子出聲。

「注意!」

轉瞬之間,一聲淒厲的尖嘯聲從前方傳來。

「中了!」小四握緊拳頭歡呼。

四名人影放慢速度,穩下身形,中央的男子戴著面具,再度出聲:「趕緊擒下!」

四名男子雖然放慢了速度,保持著步伐,三十尺的距離不過是盞茶時間。

然而,眼前的景象卻不是他們所預想的。

原本應該緊鎖的獸夾以及應該在麻網之中的火紅色影子,卻是半點也沒有見到。

「奇怪!怎麼會!?」矮小的小四面色大變,衝到獸夾以及麻網前,不敢置信。

「哼哼,就算是雪風豹也逃不掉?呵呵,小四,你這牛皮吹大囉!」一名光頭男子咧笑道。

「我、我……老大……」小四回過頭,那面具男子已經走到他的身後,他驚恐地看著面具男子,結巴不堪。

面具男子盯著獸夾與麻網,低頭環繞四望,低聲道:「這不是火狐掙脫陷阱,而是有人將火狐救下。」

眾人順著面具男子的目光四望,立刻就看到了被處理過的腳印以及處處留下的痕跡。

「可惡的小偷!」小七面目猙獰地跺腳,火光在雙眼徘徊。

光頭男子嗤笑,不屑道:「這句話不該由被官府通緝十萬兩黃金的你來說。」

「老三,少說幾句了。」一直在一旁張望四周的書生樣男子,轉過頭說:「救走火狐的人不簡單,不但在這麼短時間內毀掉獸夾跟麻網,還能把離開的痕跡處理掉,最後連個影子都沒看到……不簡單不簡單。」

面具男子不理會書生男子的讚嘆,逕自轉過身邁步。

見到頭領不發一語離開,三人看了一眼趕緊跟了上去。

 

 

四人離開良久後,旁邊的大樹上,跳下了一名少女,而她的懷裡抱著一隻火紅色的狐狸。

「真是莫名其妙,這麼可愛的小東西竟然這麼粗魯的捕抓……」瞪著四人離去的方向,少女氣鼓鼓的喃語。

抱著癱軟的火狐,少女心疼地摟著,往樹林深處走去。

一刻鐘後,在被密布的楓樹所包圍著的峭壁之下,一幢小小的木屋冉冉升起了炊煙。

火狐趴在蓬鬆的葉團上,看著少女忙進忙出。

少女有著一頭及腰的黝黑長髮,用了一根細藤綁成了馬尾。

圓圓的臉蛋上帶著些許汗滴,英氣的濃眉下有著一雙渾厚墨黑的眼瞳。

寬闊的嘴邊漾著朝氣的笑容,左臉頰上明顯的酒窩卻在英氣中帶著稚氣可愛。

細瘦的身軀沒有發育的隆起,腰曲自然,雙腿細長健美。

微微曬黑的膚色更顯得健康朝氣,是個很健康的鄉村少女。

火狐瞇著細長的鳳眼,如火焰燃燒一般的尾巴搖啊搖著,如同正燃燒著的火炬。

「嘿咻,好了,可以吃晚飯囉!」端著兩大碗公的少女走到了葉團邊坐下,將一碗有著許多肉絲與白飯的碗公放在火狐面前,自己則端著少了許多份樣的碗公,開始大快朵頤。

真是個爛好人阿……注意到兩碗差距的火狐搖了搖尾巴,卻是也開始吃了這碗份量較多的晚餐。

一人一狐吃完了晚餐,收拾了會,少女將火狐抱起,躺在葉團上,把火狐攬在懷裡,輕輕地說:「明天再帶你進深山裡,那裏要躲更容易點,你就不會被壞人抓走了。」

火狐動了動耳朵。

「我想,應該來不及了。」

突兀的男人嗓音從小木屋外傳進來。

碰轟一聲,木屋的門轟然破開,一名戴著面具的男子凜然而立。

少女敏捷跳起,警戒地看著眼前不斷散發出生冷氣息的男子。

「就是你這小雜種破壞了我的陷阱啊!好大的膽子啊?」矮小的小四走了進來,陰沉地看著少女,咬牙切齒的低吼。

光頭男子與書生男子在外頭看著,並不靠近,但卻是隱隱將所有能夠逃跑的路線封鎖了起來。

「雜種,把火狐交給我,我給你痛快。」小四拔出一把銀光閃射的匕首,緩緩走近少女。

少女輕輕放下火狐,拿起立在牆邊的扁擔,壓低了身軀,面對小四卻是毫不退卻。

看著少女面對自己竟然是毫不膽怯,令小四羞怒難耐,彷彿可以感受到後方光頭男子嘲諷的眼光,那刺痛的感覺令小四再也無法冷靜,一個跨步,匕首斜掠而出,直近少女的脖頸。

少女卻是不為所動,小四蔑笑一聲,這小丫頭看是被嚇傻啦,匕首更是毫不留力,十成十的像前刺出。

就在小四準備享受比手劃破少女皮膚刺入血管時的觸感,突然間,眼前的人影虛晃,一柄深褐色的扁擔出現在眼前,一聲破響,一股衝擊力道,小四飛撞到了牆上。

「哼呵。」面具下傳來一聲笑聲,小四摀著紅腫的左半臉,面孔扭曲,殺意瀰漫。

「啊啊啊!!」小四怒吼一聲,往少女衝去。

匕首橫掠,直指咽喉,少女不慌不忙,扁擔一掄,旋過小四的右臂,側身一踏,將小四整個身軀擊落倒地。

再一次的攻擊失利,小四幾乎崩潰,自己竟然輸給了一個丫頭,這是多大的恥辱!

然而少女不等小四再起攻擊,扁擔猛然一揮,直往小四的跨下刺去。

「嘖嘖,這下手可真狠啊……」一隻粗壯的手臂穩穩地抓住了扁擔,卻是那光頭男子,不知何時已經進入了木屋裡。

光頭男子手一抽,就將少女的扁擔抽走,隨手折斷丟到一旁。

「小丫頭,我們只是想要那隻狐狸,你就當作沒看到,好嗎?」粗曠高大的光頭男子卻是彎下腰來,笑著對少女說道。

「老三!我一定要殺了這賤種!」小四再度爬起來,差點絕子絕孫,現在都還能感覺到雙腿間莫名的寒意。

「不可能!」少女張開雙臂,擋住了火狐。

「真難懂啊,不過就是一隻畜生,你就要為了牠而丟了小命?」光頭男子搔搔臉頰,癟著嘴說。

面具男子往前走近,光頭男子跟小四退了開來,他居高臨下的瞪視著少女。

少女卻是毫不退讓,依然張開雙臂,擋住了火狐。

面具男子不發一語,卻是從腰間拉出了長劍,高高舉起。

光頭男子無奈地搖頭,小四猙獰地笑了。

少女依舊不退,張開雙臂,卻是緊閉雙眼,等待死亡。

劍光揮下,一個身影轟然飛起。

「老大!」小四愣諤地看著腳邊的面具男子。

在眾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時,又是一聲巨響,頓時灰煙瀰漫,光頭男子只覺一陣風從自己身邊掠過,伸手一抓,也沒摸著半點東西。

「哎呀!」木屋外又是一聲驚叫,半晌過去,灰煙消散,光頭男子四望,不見少女與火狐,小四蹲在面具男子面前不斷咳嗽。

面具男子不屑地掃過小四,往屋外走去,只見書生男子摀著胸口,神色陰鬱。

「你就這樣讓那丫頭跑掉了?」光頭男子愕然,他不相信一個只會點皮毛,仗著自己反應能力突出,才能在小四面前逞威的小丫頭,可以擊退看似溫和的書生男子。

「這可不是那丫頭給我的……」書生男子苦笑說:「方才從那陣濃煙裡鑽出來的,有兩個人。」

「兩個人?你跟我開玩笑?」

「我有必要說這種無聊笑話嗎?」書生男子皺眉說:「其中一人對我放了一團火球,我太大意,差點直擊重心口要害,等我緩過氣來,已經沒了人影。」

「那丫頭可不像是個術士……」光頭男子十分疑惑,是誰在那種情況下逃過了他們的耳目還能救下少女的?

更應該問的是,救下少女有甚麼好處?

想到此,光頭男子不免又笑了,這不和那丫頭一樣,莫名其妙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做完全不值的行為嗎?

「哼!」身後傳來了一聲冷哼,面具男子陰氣沉沉的走出木屋。

三人乖覺地閉嘴,這時候觸了他眉頭,可不是鬧著玩的。

見三人小心翼翼的,面具男子平復下了憤怒,冷冷說道:「走。」

四道身影眨眼間消失在殘廢的木屋前。

 

 

少女一隻手被緊緊抓著,腳步踉蹌,速度倒是不慢,只是這樣被人抓住,硬是以少女無法企及的速度行進,依然讓她不舒服。

「趴下。」

少女下意識地順從了命令,重心往下沉,卻發現自己滑進了一個樹洞裡。

透過盤根錯節的樹根而露進來的夕陽餘光,讓樹洞依然光明透亮,然而從外部卻是難以發現。

這時,少女才看清了一直抓著自己飛奔的人影。

那是一名嬌小的女孩,有著一頭蓬鬆的火紅長髮,俏皮的鳳眼帶著柔媚,笑彎著看著少女。

「你真是個大笨蛋呢!」紅髮女孩大喇喇地盤坐下,抬頭笑著對少女說。

少女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女孩,無法理解眼前的事實。

「看呆了?我有這麼美嗎?哈哈哈哈!」紅髮女孩自己說完,又自顧自的捧腹大笑。

「嗯,很美……啊,不對啦!」少女愣愣地說出心裡話,卻是立刻回過神來,慌道:「你是誰啊?突然把我救了出來,你是怎麼辦到的?」

「因為你先救了我,所以我才救你啊。」紅髮女孩笑嘻嘻地說:「而且還不要命的擋在我的前面,我都快被你給帥死了!」

「帥?」

「哎呀,特殊用語,你不用知道。」

「喔……」少女乖乖的點點頭,突然又一楞:「不對,被我救又不要命地擋住……你是那隻……」

「火狐族,絳雪。」紅髮女孩站了起來,向少女邁進一步。

此刻,斜陽正直射在紅髮女孩的身影上,雙眼旁的耳朵,有著燃燒般的火焰絨毛狐耳,背後那悠閒地搖擺著,如同火簇的火紅狐尾,完全彰顯出了女孩並非人類的事實。

「怕嗎?」

看著那雙鮮紅色的眼瞳,帶著期待與些許擔憂,少女脫口而出:「好美的夕陽……」

女孩愣怔茫然,卻見少女伸出雙手,將她的雙手握住,抵在兩人的胸口前,低聲說道:「我叫做南宮墨,是個人類,你怕嗎?」

女孩眨了眨眼,看著少女那雙純粹濃厚的黑瞳,宛如陷入了漩渦之中。

她笑了起來,少女也跟著歡笑。

 

 

「才不怕呢!」

 

 

那是異口同聲,以及在夕陽的餘暉中,水乳交融的靈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