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我就揍你們!

 

◇◇◇◇

 

這可是在歲安城內!除了十聖,竟還有人可凝聚妖炁,這不對勁!

最前頭的張如鴻是眾女中率先反應過來,當下手中強行凝聚少許炁息,宛若凝實一般的紫色氣團抵上了那橙光長劍,又以四兩撥千金,轉力向側,將最初也是最凌厲的殺著破除。

但是危機並未解除。刺客雖然只有一人一劍,然而三帝女這方卻只有無法使用炁息,劣勢太明顯了。

而張如鴻在引力之後,踉蹌了幾步撞在了廊牆上,粗喘著氣,臉色慘白。

在這道息稀薄的歲安城內,強行提炁是相當傷身的。想想那狄韻羞憤之下施展魔法後直接仆街,之後又發生不少慘劇,可見在城內提炁是相當慘烈的。

而刺客一劍被引,長劍砍中廊牆,劃出一道深邃的長痕,後回穩身,又是一劍突刺,這次目標卻不是最近的兩位女隨官,而是更後方的黃清嬿。

殺機,專為她們三人而來的!

「清嬿小姐後退!」一名隨官不顧自己安危,猛然一躍,竟是直接擒抱刺客。那可是被妖炁壟罩著的,果不其然隨官一觸刺客,頓時迸出大量鮮血,而刺客也被這一報失去重心,長劍再度失去目標,但刺客只是冷哼一聲,橙光大閃,原本已經全身鮮血的隨官,又被一劍劈下,更被妖炁所震,宛若一朵血花撞擊在廊牆上,頓時連哀呼聲也沒有,不知生死。

黃清嬿見自己隨官重傷,當下眼神含煞,強行凝聚炁息,道咒之門開了一道小縫,一朵火花伴隨鮮紅炁息炸出,然而還未觸及刺客前,火花竟是消散,而黃清嬿捂著小腹半跪在地,臉色慘白毫無血色。

「清嬿!」張如鴻從提炁的反震中回過神來,從刺客背後猛然一踢,同時另一邊的隨官也同時欺上,她只有一個想法--不能讓刺客傷害如鴻!

然而不管是隨官還是張如鴻,卻是連刺客半公尺都靠近不了,刺客回身一掃,長劍帶了一匹橙芒,瞬間兩女倒飛出去,空中撒出血雨。

同時一片火焰炸在刺客眼前,令她只能揮劍,以妖炁掃開,轉頭過去只見狄韻緩緩靠著廊牆,無力趺坐。顯然剛剛是她強行施法咒語,卻無法支撐強行提炁的反震。

下一瞬間,一到黑影帶著兩道金光撲向刺客。

刺客長劍擊去,然而觸及那金色匕首時,只覺長劍反饋了極為龐然的句力,縱然擁有妖炁,在這時竟無力作功,長劍當下被震得只能收回,原以為接下來會是猛烈的攻擊,但刺客卻見那使匕首的年輕人竟也被反震倒飛,還帶著些飄飄然的錯覺。

沈凡心裡只能腹誹,沒有道息可以破開妖炁,這只有輕重轉換,自己反而會被反作用力給打回來。這該怎麼打?

他卻不能多想太久,輕身點地,竟是在這不寬的廊間,閃出了三道分身,刺客頓時迷惑,但剎那之後,卻彷彿反射動作般,長劍帶著妖炁直接揮掃,不顧分身虛實,三道皆砍。

沈凡也只能再度硬擋,時間能力下,刺客的劍在慢動作中非常清晰,但縱然看得劍,擋了下來,自己也會被反震倒飛。

果不其然,又是同樣的景色,兩人彷彿在印證牛頓運動定律,不斷碰撞不斷反彈,詳情請見牛頓球。

刺客對這般毫無進取的功擊不耐,頓時妖炁猛漲,橙光大放,輕訣銳利與急速發揮出來,竟是避過沈凡的匕首,玄之又玄的角度砍中了沈凡左肩,而他同時被強大的物力震飛,往長廊深處飛去,一時卻停不下來。

而刺客自是不放這大好機會,長劍點掠,橙芒已然在黃清嬿面前,直往喉間斃命!

尚且無法動彈的她,閉上雙眸,等待死亡。

一股涼風拂在面上,那或許是長劍颳起的?是了,自己就要死了吧。

死前之刻,時間會極大的放慢,或許是真的?回想起自己二十餘年的生活,只為了達成長輩的期待,自己拚上全力,終於到了最後一步,就在這裡停下了,有些抱歉,但卻有些解脫了的感覺……

「我說你,可以張開眼睛看看嗎?」

黃清嬿愕然張開雙眼,只見一道銀白鋒芒停留在鼻尖前,劍刃之處,卻是纖纖細手緊握,不讓長劍再近一絲。

「咦?Σ(°Д °; )

「怎麼?在回憶自己一生了?」

卻是那紅髮女孩,帶著燦爛笑容正低著頭看著自己。

在這一刻,黃清嬿原本待死的蒼茫意念,竟是被那雙璀璨動容的紅眸填滿了。

被炁息帶起的飄揚長髮,緩緩掃動的尾巴,輕輕挪動了下那如火一般的耳朵。

就在此刻,奪去了所有。

然而理智令黃清嬿瞬間回神,她緊抿著唇,不想被沈絳雪再繼續嘲弄,也好擺脫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倩影。

而沈絳雪也沒再多看她一眼,只見她周身迸出熾焰炁芒,直接壓過了刺客的橙芒。

就是蒙著面,此刻也能想見刺客那震驚的臉色。

當機立斷,刺客棄了長劍,反身飛逃竄向屋門。

可沈絳雪不發一語,只是輕跨一步,紅光閃爍瞬間,此刻的喉頭上,已然被同樣那細嫩的纖白小手緊緊掐住。

刺客拚盡全力爆出妖炁,然而在沈絳雪的手掌上卻連一道傷痕都畫不出來。掙扎著喉音,難以發出聲響下,刺客努力的徒勞無功,只能雙手抓著那明明看起來那麼細弱的手臂,無能為力的想扳開來。

狄韻顫抖著步伐,越過黃清嬿,正想對沈絳雪開口,卻見她小手使勁,刺客脖子一歪,全身失去了動力,宛如人偶一般,垂在那手上,不再動彈。

隨手丟下漸漸失去溫度的屍體,沈絳雪抬眼過去,看狄韻滿臉複雜,她豪不在乎,燦笑說:「舉手之勞,算不上救命之恩,別放在心上啦!」

她轉過身走向大門,途經倒臥的張如鴻,瞥了眼看她正要掙扎爬起,雙眼緊緊盯著她,她只是抬腳輕掃,讓張如鴻再度失去重心,趴臥在地。

施施然走過破碎大門,感應到遠方正要趕來的數道炁息,她回身過來,笑容相當燦爛無邪,用著清脆的嗓音說:「下次再來,我的棍子先寄放你們這邊,要好好保管喔!不然我就揍你們!」

話語過後,熾焰猛漲,沈絳雪爆閃飛掠向空,眨眼間就消失在天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