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來襲!

 

◇◇◇◇

 

沈凡沒能尷尬多久,狄韻便出聲挽救場面。

「先把話說清楚吧。」狄韻小臉板著,試圖把場面拉回正常畫風,她緩緩說道:「你的意圖,簡單來說便是取代軍團司令部的統治。先不論你背後是否有著其他政治集團,我只想問,你統治人類的理由,到底是為何?」

「你們怎麼都聽不懂呢?」沈絳雪癟了嘴,相當不耐煩,嘆口氣說:「就說了,為了達成我父親的願望,就這麼簡單。」

「闇神的願望,他的願望是甚麼?」

「這麼簡單你們三位公主竟然還要問我?」沈絳雪哂笑,甩了下額前的髮絲,伸展了下肩膀才說:「人族的生存。為了這願望,我父親可以犧牲性命。我自然要為此繼承並達成。」

「人族目前生存相當安全,何來需要你篡奪統治!」

「安全?哈哈哈哈!」沈絳雪笑得十分嘲諷,看著狄韻說:「你告訴我,二十年來被赤濤騷擾侵略,造成數千性命損失,這叫安全?每年冬季,便要面對犬戎族西來獵取,造成多少官兵損傷,這叫安全?九迴山內數十萬屍靈大軍,隨時有可能爆發,造成人族滅絕,你說……這、叫、安、全?!」

狄韻被頂的一時說不出話來,另沈凡相當佩服,沒想到這丫頭也有吃鱉的時候,女兒好棒!

「既如此,你來統治人族,就有方法讓人類安全?」這時黃清嬿開口,眉頭微蹙,相當認真說:「或許以你的實力,可以抵抗妖仙境的犬戎族長等等。然而個人實力再強,也無法保有整個人族的生存。」

「那只是你們對於實力、對於境界的眼界還太低了。」沈絳雪眼眸中迸出強烈自信,相當懾人。「你們都能施展道咒,看來也是能感應我的炁息吧。覺得我比赤濤如何?」

「略差半籌。」狄韻秒答。被沈絳雪頂到說不出話來,以此為恥辱,自是要找回場子來。然而……

「是,我目前能發揮的實力略差赤濤一些。」沈絳雪不以此為辱,淡然道:「不過是因為我受限半妖體質,發育尚未完全罷了。再有百年時光,殺赤濤不過一指之力。天仙境界,不是你們所能想像的。」

「但今日,你也是被十聖所敗。」張如鴻隨口接話,說:「況且還需百年時間,你此刻又有甚麼底氣能夠保護人族?」

「你們始終無法明白,天仙境界到底有多恐怖。」沈絳雪搖搖頭說:「在你們感知中,我比赤濤略輸一籌,但目前的我,便可以在十招內擊敗赤濤,若用上道咒,只需一招。而你們十聖呢?只能圍攻,甚至無法真正擊殺赤濤,而且只能待在這歲安城裡,就算是城外的噩盡島域內,你們的十聖就是圍攻也無法對赤濤造成傷害。其他大陸上,就只針對犬戎族好了。光是妖仙境的族長就不是圍攻能勝之的,且你們可知,犬戎族也是有不出世的老祖存在?」

「這些不過都是你的隻字片語。」狄韻淡然道。

「是,沒錯。」沈絳雪卻燦然笑說:「這些都是我片面說法,你們眼界低我多費唇舌罷了。我現在比較不了解一個問題,不曉得你們能不能回答我?」

「你可以說出你的問題,回不回答由我們決定。」張如鴻說。

「真霸道。」沈絳雪笑說:「放心好了,這只是個很單純的問題。你們--為何不殺了我呢?我可是要奪走你們獨裁統治的外來者。」

「這問題的確很單純。」張如鴻點點頭,立刻就要回答,也不理會兩邊黃清嬿及狄韻的異樣臉色,只是擺擺手,示意不要緊,她相當鄭重回答:「只因為你是闇神的女兒。十聖……不,整個人族,都不可能對你下手。我們人族,或許記憶比起妖族很短暫,但我們記錄歷史的能力卻不是妖族能比擬的。」

這回答或許不在沈絳雪的預想內,她只是楞楞的微微低首,不發一語。

「審訊到此為止,日後再議。」張如鴻站起,率先打開會議室門,臨走前又回頭望向那鐵椅上的女孩,面無表情也不知在想些甚麼,回過頭便離去。

黃清嬿與狄韻走在身後,一前一後,也離開會議室。

狄韻眼神示意沈凡,要他跟上。

沈凡回過身要關上會議室門,最後一刻,只看到滿臉茫然的女孩。

「心疼?」

「蛤?」

狄韻翻了翻白眼,看著見前面兩女離得遠,壓低聲音說:「你的臉上寫著『我好心疼』。」

「哪有。」沈凡自是不信,但下一刻卻舉手用手背抹了抹臉頰,沒痕跡啊?

(ㆆᴗㆆ)」狄韻。

「欸你這丫頭甚麼表情?!」

「沒甚麼表情阿。我原本以為臉上寫字只是一個諺語,沒想還真有人信。」

「你、我……」

沈凡一時又被嘴的毫無招架之力,正想著要回擊,前頭--

「你是誰?」

「軍機重地,不能擅入。請出示通行證。」

眾女正在廊上,卻聽見樓房大門外傳來喝斥聲。

還沒來得及細想,下一瞬間,門外蹦出滾滾妖炁。

霎時,大門門板轟然崩碎,兩名守門官兵倒飛進玄關,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官兵倒下那刻,空懸的大門顯露出外頭的陽光,而在那逆光之處,一道身影壟罩著橙色光芒竄來。

劇烈的聲響灌滿了整個空間,一把銀白閃爍的長劍,伴隨凜冽的風痕,刺痛了皮膚。

殺機浸滿了凝固的時空。

刺客,來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