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

 

◇◇◇◇

 

在特三營區的三層公寓中,作為統校的狄韻辦公室裡,狄韻正惱怒非常。

「我說你是在想什麼,司令命令部隊退離,你好端端地枯站在那邊做甚麼?」狄韻對著眼前身著魔法袍的年輕人接連砲轟,語速極快道:「你知道我現在為了你的行為絞盡腦汁要做解釋,往輕地說是被強敵震懾,重一點的就是你違抗軍令!白癡笨蛋蠢貨不是還想去龍宮嗎?啊?就不能乖一點嗎?!就因為你這智障行為讓我的處境也非常為難!渾蛋無能你這臭老頭怎麼就這麼難以溝通啊?!」

沈凡一直低著頭,面對狄韻的怒罵也不怎麼有動靜,等到狄韻告一段落,他卻淡淡抬頭說:「龍宮的事情,可以不用勉強了。不過你放心,答應你的事情,不管是你的發育還是安荑雪莉的甦䔄,我都會盡力去幫你們。」

「臭老頭你甚麼意思?!」狄韻從未見過沈凡這麼淡漠,一時之間心頭慌亂,急忙拉住沈凡衣領,斥問:「你難道又想逃兵?我知道你不怕,但你能不能多想想我?多想想我們特三營?一個隨官逃兵對我們有多大傷害你知道嗎?!沈凡!說想去龍宮的是你,現在說不去的也是你,難道在你眼中,去龍宮的機會在你眼裡就這麼隨便?!那是……那是……我能往前一步的機會!」

說到最後,狄韻竟是額頭靠上了沈凡胸膛,嘴裡低低呢喃,語氣百般委屈。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沈凡也是愣住,看著懷裡靠著的嬌小身軀,泛著哀戚的氛圍,下意識地將那單薄的身子抱住,往自己懷裡輕擁。

暖暖的氣氛滋養了沉默的空間,從未有過的男人溫度令狄韻一時茫然若失,但下一刻猛然一推,迅速轉過身想掩蓋自己通紅的面頰。

被這麼一推,沈凡也回過神來,搔了搔頭髮,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模模糊糊的就抱起這丫頭了。

經過這般曖昧過程,狄韻心頭火也滅了,繞過桌案,強自鎮靜自己心口的顫抖,勉自平和地看著沈凡說:「總而言之,現在的你沒有離開的權力,就是不為我,也為了我媽。你不想當兵、不想上戰場,往後我可以幫你想想辦法,但現在,不行。」

沈凡找了張椅子大喇喇就坐了下來,緩緩開口道:「我去龍宮的目的就是找龍王母問一個人的下落,但是現在卻不用了。」

「問下落?誰?你老婆?」狄韻習慣性嘲諷,然而卻見沈凡面色尷尬複雜,心口猛然揪了一下,面色卻沉了下來,手指輕扣桌面,語氣盡力平穩開口:「還真是?為什麼你老婆的下落要問龍王母?現在又不用了?」

「這你不用管。」

「甚麼叫做我不用管?!」狄韻又是火起,拍桌指著沈凡說:「你還說答應我的事情會盡力去做,你現在連龍宮都不去了怎麼討玉膏阿你說?你這渾蛋你根本就已經找到老婆了,還在這邊假惺惺的安慰,我又不像你是智障才不會被你騙了!」

「你這小惡女嘴巴能不能乾淨一點啊?」沈凡苦笑一番,搖頭說:「我真沒有騙人。」

狄韻自己深喘口氣,平復一下心情,思緒電轉,突然皺眉:「你這麼突然,跟那個女孩有關?」

「沒有。」

「這麼乾脆否認看來是真的有關係了。」狄韻堆起關懷智障的笑容說:「那女孩自稱是闇神的女兒,母親道號仙狐懷真。看她外貌,又是紅髮、又是獸耳獸尾,果真是仙狐族的後代?而你……老頭,你不會跟那女孩是兄妹吧?你的狐狸尾巴藏哪去了?」

沈凡嘴角一抽,哭笑不得,轉來轉去竟然被懷疑成了自己的兒子了?

「你也是闇神後代?呿!」狄韻一臉不信,搖搖頭也不再思考這些猜測,雖然知道沈凡身分不明,但能讓自己母親這般信任,也非易事。她指著沈凡說道:「龍宮的事情先壓後,我不管你突然得到什麼消息,不准輕舉妄動。今天的事情太詭異了,我得先理清楚了再做決定--好,接過來。」

話道一半,輕疾傳了訊息過來,沈凡也正好想想怎麼與女孩接觸。

「什麼?!……是,了解了,我立即前往。」似乎停下了通訊,狄韻卻是訝然無語,抬手摀住自己小嘴,深深呼了幾口氣。

沈凡見狄韻臉色突變,疑惑地站起來,正要詢問時,狄韻也放下手,在平緩的胸口輕撫按下,半晌才看向沈凡,口氣十分糾結,說:「那女孩……獨戰十聖而不敗,卻被統校張如鴻擊敗受傷了。目前被擒下監禁,司令命我們三位特別營統校前往審訊。這是剛剛無敵將軍發來的通訊。」

「咦?那個高個女這麼厲害?」沈凡訝然一句。在他感知中,現在的十聖都約莫有百年前三小的實力了,賴一心更是略勝一籌。若單論葉瑋珊及奇雅如今的道咒之術,那更非三小能抵抗的。

那女孩雖然很強,但還是比赤濤感覺弱了一些。

而赤濤都敗逃在十聖圍攻下了,她竟然能夠在這樣陣容的圍剿下立於不敗?

但現在卻說,女孩被那個女漢子給打敗了?

「竟然靠這手段領先了……」狄韻俏臉冰寒,心情壞極了。原本今日獻上壓制赤濤的計策可讓自己領先一步,卻突然殺出了個闇神之女攪局。現在更被張如鴻奪走這半步領先,這一來一往的差距,令狄韻心頭鬱悶難解。

「笨蛋走啦!」雖是氣不過但任務還是要執行,收拾心情,走出辦公室。

原是以為自己該派不上用場,正要去做打算能否接觸到那女孩,狄韻卻打算帶著他去,這下正中下懷,一步跟上狄韻身後,趕赴目的地。

 

◇◇◇◇

 

「報告主上,情況有變。」

「是,一名自稱闇神之女的……妖人。她擊敗赤濤令其與人類締約,後與十聖對戰,最終被三帝女之一的張如鴻偷襲受傷。如今被關押在司令部中。」

「是,計劃是不是需要更動?不,屬下有自信能夠完成,但如今情形有變化,為免耽誤主上大事,屬下認為需再……是、是!明白!」

「主上,那妖人該如何?她與十聖不合,或有利於我教。」

「屬下不敢!」

「是,屬下明白。打擾主上。」

天空依然是清澈無雲。

巷弄陰影間,她抬手擋住射入的幾縷光線,指縫流出微弱光芒,映照了一雙愁緒美眸。

「謹奉這微薄身軀,獻予神,恭予教。」低語喃喃間,身影在巷弄中消失。

彷若世間從不存在的暗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