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孽,不可活

 

 

「陛下,猛然間將禮儀院上下全數撤換,這實在不妥啊!」宰相淵旭璿急忙站前一步,嚴肅說道。

「淵相不必擔心。」龍晚陽淡然一哂,一直立在龍晚陽座椅後方,盡力當作隱形人的虎意,立刻快步走下殿臺,雙手向淵旭璿呈上一本冊子。

淵旭璿在龍晚陽的示意之下,翻開了冊子,只第一頁淵旭璿就是震驚,快速連翻,掠過整本內容後,他看向龍晚陽,看到那若有似無的淡然笑容,他知道,這件事無可挽回……木已成舟。

一旁的禮儀院院長急不可待,卻只能故作鎮定等著淵旭璿的發言,見他看完了那本冊子,轉向自己,他立刻伸手接過,卻愕然看到淵旭璿眼中憐憫的神色。

顫抖著的雙手,緩慢的掀開冊子,看不過三頁,那本冊子便從他手中掉下。

皇帝……早在八,不,早在十年前,甚至更早前就在謀算這一步了……

「淵相,你說那本冊子里的名單,適不適任?」龍晚陽淡淡發問。

「回稟陛下,這份名單十分適合接下禮儀院的重擔。」淵旭璿順著龍晚陽的話,沒有反對。

「嗯,特院長一生為了禮儀院大苦大難,實在可敬可佩。封宮廷一等侯、終生續俸,回老家含飴弄孫、安享晚年。」龍晚陽話鋒一轉,對著整個人幾乎石化的禮儀院院長淡然下令。

禮儀院院長全身猛然一顫,看著皇帝,只能硬生生跪下,恭聲謝封。

 

 

穩站禮儀院數十年的特院長,喔不,現在已經要稱作特侯爵了,短短不到一個下午的時間,他便被推下高峰,雖然被封為一等侯爵,但卻只不過是宮廷稱號,非世襲制的,又有何用?毫無實權,只能孤伶伶地待在家中,等待老死……

誰不知道他少年時期被家族逐出、妻子帶著一雙兒女也跟人跑了,就是他爬上的院長這二等官員的巔峰,在上流社會裡卻也是個孤家寡人,就是想要攀關係的,也不會有人想要攀上他,他只能從一些孤僻、自命清高或者個性怪異的異類作伴,組成了稱不上黨的特黨。

而讓他站穩腳步的禮儀院,經歷數十年的磨耗,終於將上上下下所有重要職位都換成了他的親近,卻在這一刻全數被判斬立決,就是其家族也被一律誅滅,這是何等淒涼下場?

而皇帝傳下的那本名冊,名單上所有人都曾經待過禮儀院,有資深者、有混經歷者,不是被他們一黨鬥爭踢出,就是被皇帝或升或調或降罪,也離開了禮儀院,可以說,除了他這一黨之外,他們還真是最適合做為繼任者的傑出官員了。

一眾名單從十年前就開始有所預謀,可笑他卻完全沒有任何的發現,竟自得意滿認為自己稱霸禮儀院,獨掌一切。

可笑、可悲啊……

 

 

遭逢龍晚陽與龍氣宇無形中的聯手合作,誰能招架?

要怪只能怪禮儀院上下時常拿水靈兒的身分與其所受待遇不合來做文章。

幾乎是指著龍晚陽的鼻子,大罵水靈兒妖媚迷惑帝王、獨擅後宮。

更把水靈兒貶低得比狐狸精、魅惑眾生的淫魔魅女還要低下。

這下可把兩個男人惹火了,最蠢的還是自己往龍氣宇的槍上撞,一切咎由自取。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當晚的家宴沒有任何人敢開口下午的所發生的驚案。

由龍晚陽與龍氣宇聯手主導的,毀滅禮儀院一眾的政治慘案,毫無痕跡的在當晚一批人手以極快的速度將禮儀院所有事程條理全數理清,如同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過的順暢,皇帝的人手就這麼安靜又狠戾的接掌禮儀院。

家宴上,龍雪宇成為了宴會上眾星拱月的人物。

龍雪宇還未離開帝都前,他便是眾弟妹所敬愛的好哥哥,對所有弟妹都一視同仁好得不得了,贏得眾多好名。

龍晚陽的百餘名兒女如今在帝都裡的不多,大多都是十五歲以下尚未成年的子女,成年過後無論男女皆被派出到外地,以個人能力掌管一村、一縣、一城、一州的主官。

龍晚陽的兒女可分為三部分出生,最初期便是十五歲坐上皇位時,他的後宮也只有一后三妃三嬪,前後十五年總共替他生下十二名皇子、六名皇女;三十歲時,皇后病逝,一年未曾踏足後宮,之後開始大肆選秀,一年少至三次、多至五次擴充後宮,二十年時間,妃子多達七十三名,以下嬪妃、美人無以計數,總共生下了八十八名皇子、一百五十五皇女,雖然最後存活下來的不多,但也是遠超龍淵帝國千餘年來的歷史;最後一部份,便是這之後的十餘年,生出的皇子不多,只有十餘個,最後只活下包括龍氣宇在內的三名,皇女三十餘個,存活下較多,龍風笛便是其一。

這十餘年來雖然看似多,但是就內官的紀錄上,這些懷孕的女人可說是運氣爆表,幾乎都是一次就中,自從龍氣宇生下後,龍晚陽幾乎就是獨寵水靈兒,少有再往其他妃嬪那去,但運氣實在太好,隨便找一個去睡一晚就能懷孕,屢試不爽、百戰百勝,實為奇觀。

除了這群為數眾多的未成年皇子皇女外,還有一小部分龍晚陽的姪子,皆是被前任皇帝封為親王並封領地駐外皇室,以輩分來說,諸多親王較多都是龍晚陽的兄弟,再便是叔伯輩分,所以在場還有少部分人可是龍晚陽的堂兄弟。

這些待在帝都裡的,幾乎都是下一任要承襲其父親的王位,說明白一點,這些下任親王都是質子,就是避免哪位親王有著歹念,敢棄自己兒子不顧,殺上帝都篡奪皇位。

無論最終有沒有成功,這親王都要背上毫無父子情念的罵名。

整個大殿上擺上二十大桌,唯有三位一等貴妃及水靈兒出現在這場家宴上,對此,三位貴妃十分不滿,眼刀毫不留情地砍向水靈兒,卻完全沒有被水靈兒接受到,完全打在空處,只見水靈兒一會兒不是大快朵頤,就是和兒子玩在一起,好不快樂。

可憐三位貴妃,自恃身分,擺著架子坐在主位上,儼然三位雕像,無人理會。

龍雪宇與眾弟妹談笑著,說著這十幾年來的趣味事。

席間,龍雪宇和龍氣宇三次眼光交錯,龍氣宇越發覺得不對勁……


悲劇之二十三 自作孽,不可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頭香!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 炎鳳
  • 不好意思忘了登!
    還是頭香!
  • 恭喜

    天羽海 於 2013/03/31 13:41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