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爹

 

 

先不提歲安城中的亂局,視角隨著沈絳雪飛越天際。

不久後,一座浮空的巨大島嶼出現在視野中。

那便是如今封鎖九迴山屍靈大軍的妖族聚集地--山口鎮。

雖說是妖族聚集地,但妖族也不乏享樂慾望,而人類更是將慾望發展到淋漓盡致的種族。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玩不到的,這個概念可以貫穿人類歷史數千年。

或許原本妖族們只是想要一個可以在輪替休息時,消遣打發時間的小歇點,然而經過人類的巧思妙想,山口鎮爆炸性發展的娛樂業務,把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妖族們,給推入了深深的銷金窟中。

簡而言之,荼毒了幼小的心靈。

想飽足口慾?有。

想買到舵手?有。

想一王二后……啊不不不,想了解人類的繁衍?有。

咳嗯!所以,妖族們就這樣淪陷了。

所幸在他們的底下,還有這屍靈大軍這把斧頭懸在頭上,令他們始終保有理智,不至於還未剿滅屍靈,就因為各種五光十色的人類玩樂給迷了心竅,乾脆來個妖族大戰。

自然,有沉淪者,亦有出淤泥而不染者。

沈絳雪正往山口鎮邊角飛掠,東南一處山腰突然迸起妖炁,向她衝。

挑了挑眉,沈絳雪緩下速度,望向東南方向,只見身著碧綠輕甲,後背虯龍闊劍的敖旅向她急速飛來。

「旅哥?找我?」沈絳雪率先開口,口氣中不帶情緒,彷彿就是碰見個不熟的隔壁鄰居。

論起輩分,懷真與敖歡同輩,敖旅則比敖歡小了一輩,算起來,敖旅與絳雪倒是成同輩份了。

敖旅靠近沈絳雪身邊,板著面孔,卻是半天不說話。

「旅哥,說話。不然我沒讀心術也沒有讀臉術,真的不知道你找我要做甚麼的。」沈絳雪白了個眼,無奈說道。

敖旅扯了扯嘴角,才阻塞一般開口說:「你去了人類的城。」

是肯定句。沈絳雪也扯了嘴角,忍住翻臉的衝動,回口道:「對沒錯。」

「王母有命,不得干涉人族事宜。你雖非虯龍一族,亦屬龍宮中人,也當從命。」

望天,沈絳雪終於忍不住了。誰來把這老頑固給拖走,不然我的大棒就要揮下去啦!

啊,對了,我的大棒被沒收了。

「不過,先不說這些瑣事。」

正想著要用拳頭還是腿踢,朝哪個致命點攻擊的沈絳雪這才注意到敖旅臉色多了些困窘。

「這是瑣事,那甚麼才是正事?」沈絳雪不禁問道。

然而敖旅卻是看著沈絳雪久久說不出話。

「唉,旅哥,就說了我沒讀--」

「蘇茵托你照顧了。」

撂下這句話,敖旅頭也不回,轉身就迸起妖炁,逃之夭夭。

:o

字說一半,就只能看見對話者遠去的背影,沈絳雪微微仰起下巴,眼眸望向深邃的藍天。

望天,結果是個傻爹來關心女兒啊。

嘆了口氣,無奈的她便向著山口鎮要飛去,但沒想到,敖旅卻又折返回來。

查覺到妖炁變向,沈絳雪又回過頭,而敖旅這次並沒出現開口困難,直接說道:「幸好沒忘,你之前託我調查的事宜,無奈實在線索太少,且似乎他有意掩瞞,無論山口鎮還是人類城中都沒有疑似的身分。」

沈絳雪挑了挑眉,心中暗道,原來你還記得我拜託的事啊?

她點點頭說:「我知道了,多謝你了旅哥。我還是想確認一點,你說當時你碰見他時,他已無身負原息,且有凝聚炁息?」

「沒錯,我當時實在糊塗,一看到他那張臉,就想著那場敗戰,急著想贏過他。」敖旅臉上露出一絲困窘,雙手不自然在身後擺擺,他道:「竟忘記鳳體早應是殞落的了,當時他還想著要求我帶他進龍宮晉見龍王母,也問了懷真的消息,我卻是腦子一股熱,就以龍宮不便為由,打發他離去。直到知道你來到山口鎮,我才意會到我犯了多大的糊塗。」

「旅哥別介意,你平常就少待在龍宮,對於我的事情多半一知半解,也難為你這幾個月多費心思了。」沈絳雪倩笑彎眸,對敖旅垂頭示意。

「那便如此,有任何消息我在與你聯繫。」

「嗯,茵茵我會照顧好的,你也放心。」

「我、我才沒--」話還沒說完,敖旅又迸出妖炁,飛竄遠去。

嘴角抽了抽,這次自己真沒有調戲的心思阿,怎麼還是這麼囧阿這敖旅。

愛女兒愛到怕女兒,也是絕了。

在半空中愣了半晌,沈絳雪這才又向著山口鎮浮島角落飛去。

那裏有個叫做『稚嬉堂』的小院落。

同時也是仙狐族在山口鎮的據點,身為仙狐老祖之女的她,離開龍宮後自然在這裡落腳。

而她前來的最大原因,便是在數月之前,她感應到了龍宮之外,竟然出現極為相似、親密、同源的感應,細細品味下,竟然是同為鳳體的呼應。她當下立即與龍王母請求出宮,但是她卻只有在那一瞬間感應到了鳳體的呼應,出了龍宮沒多久,那道呼應便削弱了。

等到她依照印象來到了噩盡島時,已經沒有了任何感應。無奈之下,她決定先在噩盡島上靜待,同時見見在山口鎮的仙狐族人。而平時少有接觸的敖旅,竟然主動來聯繫她,這下她才得到一個驚人的消息。

她的父親,沈洛年,竟然在數月之前,與敖旅碰面了!

也就是說,她所感應到的鳳體呼應,竟然是源自於她的親生父親?

為了求證,沈絳雪疾速飛往北方,來到從母親口中聽過的,父親與母親唯一一次結合並有了自己的山窟,也是父親的埋葬之地。

然而卻見那應該掩蓋住洞窟的巨石竟然被搬開了一個身位,而裏頭卻是半點屍骨也無。

沈絳雪確信了,自己的父親,還活著!

她沒有打擾閉關中的母親懷真,她決定要自己找出父親。

她托敖旅在人類中尋找關於沈洛年的下落,但自從無意間相遇的那一次之後,沈洛年再度消失,歲安城中從未有過闇神回歸之類的傳聞。山口鎮中,也從來沒出現過鳳體現世的耳聞。

所以才有了今日的舉動。

退赤濤、戰十聖、宣揚闇神之女,就不信,這些舉動不會釣到沈洛年上鉤。

心中思索著,她也已然到了稚嬉堂的上空。

她緩緩落下,率先印入眼簾的兩個精緻臉孔,對她們笑著打了聲招呼:「小芷、小霽,我回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