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了

 

 

朱青二炁不分上下,纏鬥不止。

賴一心不愧百年武修,戰鬥經驗以及對自身炁息妙至毫巔的控制,抹平了與沈絳雪之間修為的差距。那柄黑木長槍在他手中,端是渾然天成,碧翠炁勁游龍,將柔訣如水如雲,曼妙橫生。

然沈絳雪,雖說戰鬥經驗上,比不得百年生死之間戰鬥培養經驗的武尊,然而同為武癡的敖歡來做親身指導,雖少了半分生死間的拚搏,卻更多了一籌虯龍族的傲然霸氣。長棍揮舞之間,赤焰炁勁若如鳳展,爆訣之閃更是凌厲迫人,瞬發速度難以捉摸。

然而,兩人之間決定性的差距,非在修為非在經驗……而是在炁量。

卻只見青龍猛然衝突,霎時沈絳雪只覺那柄長槍彷彿與擎天塔融為一體,一棍接觸,如山如岳,剛柔無匹,爆閃竟是半分無法使其動彈絲毫。觸及之刻,賴一心卻是後踏數步,拉開雙方距離。

糾纏雖是佔上風,但賴一心已感自己炁息略為不足,但對方穩凝無輟,不可戀戰。

不等沈絳雪再攻,神念電轉間,身後爆出極端強烈炁勁,回頭只見兩道碩大如彎月一般紅光刀炁,一高一低砍向自己。

她低喝一聲,長棍橫掃赤焰猛爆,打散了兩道凝足的刀炁。

天色徒黯,龐然巨隕轟然天下,沈絳雪不慌不忙,只見她雙腿馬步低沉,雙手握緊了長棍,棍頂纏繞了極度濃厚的赤焰炁勁,奮足力氣向著巨隕突去。

但就在棍石交觸之際,魔力消散,巨隕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巨大無比的熾火烈團。可此刻,沈絳雪手中全力猛突後,舊力剛去新力未生,恰恰卡在難以動彈之刻。

「哼!」雖是無力可為的瞬間,沈絳雪卻也不怵,反倒嘴角哂然一俏,只見玄界之門倏忽開啟,霎時爆出數十道緋紅風刃,將那團烈焰切割崩散。

更有數道風刃,向著葉瑋珊衝飛而去,沈絳雪獰笑轉望去,然而失望的是,葉瑋珊身前已然站了一名偉岸身影,頂立一面大盾,凝著了紫芒,那數道風刃觸擊便消散,毫無作功。

沈絳雪心思電轉,略為偏向,長棍翻轉,腳下數踏,直向賴一心攻去,然而卻只見賴一心輕嘆一聲,正疑惑間,地面猛然迸裂,伴隨而來的是驟降的溫度。低頭看去,只見龐然冰藍色凍氣侵襲纏上腳踝,頓時踝足凍結,難以動彈。

可沈絳雪惱怒一喊,長棍下頂,赤焰炁勁與凍氣衝撞,製造出強大反衝力,使得她借力騰飛半空,彷若預感,她偏頭一看,一道橙光在如鷹隼般展翼掠斬而來,她只能肉掌拍去,炁息調度不周,只有淡淡一層勁力包覆,對上那銳利橙光,雖是藉力推開殺著,但也被劃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血灑長空。

再來便是最後致命一擊了吧……沈絳雪心想,自己在半空,柔訣槍法無力展開、炎靈及凍靈道咒不及開門、雙刀爆訣暫無可閃、魔法念咒太慢、揚馳速度夠但無法飛空,面對半空中的她根本無用,此刻唯有--她。

轉眼望去,卻沒見到預想中的橙光與斬擊,只有一雙帶有愁色的美眸看著自己。

那本應是此戰最後一擊,是自己被計算中,最無力反擊的瞬間,由十聖中最不起眼的她來行動。

燕仙狄純,此刻只有望向自己,表情莫名悲傷。

真是蠢啊,這麼好的機會。

「呀啊!」一柄銀白長槍卻在這時夾帶紫芒貫穿了她的左肩。

怎麼會--?!

竟是張如鴻不知何時竟回到了塔頂,無論十聖亦或沈絳雪,都不在雙方對弈的謀算預測中,此舉卻成了關鍵一擊。

沈絳雪,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