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遺澤

 

 

◇◇◇◇

 

場面瞬間寂靜。

在場部隊從未聽過這個道號,面上只有疑惑,若不是會被派來今天作戰的都是精英,恐怕此刻已然竊語不斷。

而作為未來繼承人的三帝女,此刻亦是疑惑萬分。這道號從未聽說,且彷彿是仙獸族類的道號。同時三女觀察十聖表情,除卻不在場的冰后奇雅,只有燕仙狄純以及大魔導師杜勒斯兩位,表情亦是疑惑居多。唯有其餘幾位的臉色突然凝重不已,尤其以葉瑋珊及賴一心為重。

賴一心手中黑槍緊握,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的他,此刻低下頭,卻是說不清的苦澀。葉瑋珊抱著手臂,沉重嘆了一口氣。

「懷真姐……果真不是人類麼……」首先打破寧靜的,卻是無敵將軍黃宗儒,此刻他看向沈絳雪,彷彿詢問又是確認一般,低語喃喃。

十聖俱是沉默,闇神沈洛年以及懷真,這兩個名字伴隨著的,是白宗的崛起、五十年的安穩,是人類如今局面的重要推手。

葉瑋珊口中低喃數句,場中部隊開始井然有序退離塔頂。然而在狄韻這特三營卻出了意外。

「沈凡,你想違抗軍令?還不快走!」狄韻拉著一動不動的沈凡,低聲速喊,讓人氣惱的,沈凡不但不動,那眼神卻是死死盯著場中女孩不放。

此刻的他只有一個念想在腦海中不斷煎熬,該不該就在此刻……相認?

但是拿甚麼相認?拋下妻女自己死了,現在突然說其實他還活著,若是面對懷真還好解釋,然而眼前這毫無相處基礎的女孩,自己該如何開口都毫無頭緒。

這邊的糾纏引起了場中幾人的注意,只見狄韻正拉著一名身著魔法袍的青年,他正專注盯著此方,沈絳雪也不經意望了過來,與青年目光對上。

凝視。

沒有出現甚麼視線火花,當然也不可能出現心電感應,沈絳雪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轉過目光,盯向真正該注意的人。

沈凡被狄韻猛拉一把,這次終於不再死嗑,順著力道轉過身,在狄韻連環低聲咒罵下離開了塔頂。

場面清空,只剩下了十聖及沈絳雪。

「遣走部隊,是怕甚麼?」沈絳雪淡淡嘲諷,長棍掄了一圈,背在肩上,環顧數人輕聲說道:「闇神犧牲性命顧全人類安危,被你們奉為守護神。那母親呢?真要說,你們如今有這般實力,我母親才功不可沒吧?」

葉瑋珊微微搖頭說:「這般說來,你是來繼承父母對人類的貢獻,獲得人類的統治權?」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沈絳雪嘲諷一般燦爛笑說:「獲得我父母的遺澤,如今人類卻孱弱不堪!連侵門踏戶的赤濤都無法下殺手;任由犬戎族每到冬季就渡河前來打牙祭;更別說那九迴山中,十餘萬屍靈大軍,竟成了人類最後一道防線?!」話語至此,她奮力一掄那鮮紅長棍,一圈如焰般燦紅炁勁勃發,震懾凝空。怒目盯著葉瑋珊雙眼道:「你們還真有臉,這麼心無罣礙,接受我父母的遺澤!」

沈絳雪的話語,宛如箭矢凌厲戳穿十聖內心,無話可說似場面沉默難堪。

「此時此刻,我代替我父親,承接這人類的命運,才是我這女兒該做--」

「你錯了。」首先反駁的卻是賴一心,只見他面色沉重,低語道:「你父親,洛年他從不是承擔者。或許洛年銳意進取,周遭強敵族類不敢侵犯,但人類只會因無端戰爭代代衰弱。是洛年延續人類的命運,這是不可抹滅的事實,是懷真姐教會了人類引仙法,才可在仙凡重合中掙扎成長。但是--」他緩緩抬起頭來,又是自信微笑起來,對沈絳雪說:「但是,人類並非只因他們兩人才得以生存。而是所有人類的凝結努力,我們是靠著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走到至今!」

一番話語,彷若打開了塞栓,賴一心的炁息猛然竄升,竟是隱隱有妖仙之威。

沈絳雪沉下面色,目光冷冽,清脆嗓音蒙上一層冰冷,輕聲說:「那看來,我想達成目的,只有用實力來說服你們了。」

長棍抬起,足下一踏,赤焰光芒與破空暴響中,葉瑋珊眼前一花,身前卻已然出現兩道身影。

卻是賴一心全身綻放碧翠華茫,漆黑長槍頂住鮮紅長棍,兩雙眼眸互相凝視,戰意點燃了視線的火焰。

不等反應,沈絳雪化作了一道紅茫,急電迅猛竄擊,次次掄棍皆是爆起音震漣漪,宛若鳳鳴吟嘯。然賴一心稱武尊,手中長槍翻飛輪轉間,碧翠炁勁宛若青龍游水,揉進虛空之間的次次爆擊,偎然不動。

在其餘人眼中,已然不見兩人身影,只餘那碧翠青龍與赤焰朱鳳在眼前翻飛,以及兩者接觸時迸響的音爆。

從塔頂中央竄至塔邊,朱鳳一度踱出低牆,卻在赤焰閃掠間,竟是一番將青龍逼至低牆上。然青龍突化柔為纏,兩道光芒迴轉力道,又向著場中爭鬥。

「一心……這是突破了?」黃宗儒驚疑道。

然而退至後方的葉瑋珊卻搖頭說:「不,略差半步。」

「這是爆訣?」瑪蓮卻是關注上了那朱鳳,詫異萬分道:「那棍子每次都是用爆閃出手的吧?」

在自己手上是當R在用,CD還不短;在別人手上卻變成平A了……

這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