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 百年生活

 

 

被取作絳雪的女孩,作為仙狐族以及人族的混血半妖,在龍宮殿宇中逐漸長大。

一出生便擁有了從母親懷真繼承而來的五千年道行,加之由父親鳳體洛年繼承的鳳凰基因,雖然尚未發育,卻已經有了不俗的實力。

至少,那些還無法化為人形的幼龍們,無法輕易地欺負這女孩了。

身處龍宮中,自然有諸多叔伯的關愛,尤其敖容更是對這小半妖愛不釋手,雖然令絳雪奇怪的是,容大叔怎麼常常求母親要她的一滴血去研究?

鹽臼?那是甚麼?好吃嗎?

另一位對她疼愛由加的,便是每次都被懷真調戲到落荒而逃的敖歡。歡小叔三天兩頭就要來找她,也常常喜歡幫自己的手腳捏捏抓抓,說是要疏通經脈。

不太懂那些奇怪的詞語,只知道母親沒有反對,每次歡小叔來幫自己捏完,都能感覺很放鬆,倒是讓絳雪也沒甚麼牴觸。

恍恍度悠四十年過去,龍宮中得到了消息。

人類族地歲安城失去虯龍族庇護,鑿齒、刑天、犬戎三族傾潮而上,人類陷入滅族危機之時,令龍王母臉色驚變的異常爆發--屍靈王再臨人間,屍靈大軍肆虐三族,鑿齒刑天近乎滅族,犬戎落荒而逃。

在龍王母率眾前往歲安時,卻只知道屍靈大軍已躲進九迴山中,眾天仙妖仙面對以息壤築造而成的地下城束手無策,只能安排在此圍守,不放任何屍靈逃出。

此時外表僅有五歲的小絳雪面對這些消息,不由得好奇,畢竟從小雖然被保護得很好,自身實力不被欺負,但冷言冷語還是從屁孩龍口中聽到不少。比如自己是混血半妖,不是純血妖族;比如自己是人類的種,是低下種族的後裔;比如這不妖不人的外貌;比如很多很多……

雖然這些碎語都被小絳雪的拳頭揍得不成龍形,兇名可止小龍夜啼,但還是在小絳雪心中留下一些痕跡。

不免得對自己的身世背景好奇,平常問敖容敖歡卻都得不到答案,想問母親卻在那溫柔的目光中不敢脫口。然而這次由人族爆發的大消息,令她再也無法忍耐,直奔懷真洞府,定要問個清楚。

「麻!我把拔是誰?」

一進洞府,直搗核心的問句問的懷真愣了半晌回不了神。

看著那不打破砂鍋決不罷休定要問底的眼神,懷真輕笑說道:「你爸爸啊……是個無賴!」

「無……賴?」

「對,只顧著自己的意願,留下小孩就一個人走了的無賴!」

瞬間,彷彿天空破了個洞,那從小對父親的幻想崩裂殆盡,絳雪傻愣地跌坐在地。

看著絳雪的反應,懷真壞笑起來,抱起絳雪,笑著說:「騙你的,傻孩子!」

0_0」絳雪一臉懵,傻望著母親。

「你的父親,是人族。他為了保護人族,獲得五十年虯龍族的庇護,犧牲自己的人族英雄。」懷真淡淡說著,輕撫著絳雪額前的髮絲,極其溫柔道:「他叫做沈洛年,是一個笨蛋,總是忘記自己有多弱小,一股熱血就衝上前去。他也是個無賴,擅自就闖進我的洞府,擅自留下了你,就這麼離開了。」

「是把拔守護了人族……用他的生命?」絳雪環抱住懷真,在她耳邊低語。

懷真沒有再說話,只是輕輕撫著絳雪雉小的背脊。

但她沒看到的是,在絳雪眼眸深處,淡淡泛起一絲決意。

「你來的正好。」懷真放下嬌小的女孩,摸著那軟軟的狐耳道:「我要離開龍宮了。」

「咦?」絳雪訝然睜大眼睛。

「媽媽肚子裡還有不少渾沌原息沒有消化完,龍宮終究是虯龍族的族地,我還是該回到青丘閉關,那裏才適合仙狐族。」

「那我……」

「絳雪,你乖乖待在龍宮等媽媽,可以嗎?」

絳雪看著母親帶著歉然的目光,耳朵抖動了一下,回應著纖長的手指。她燦然一笑,撲進母親的懷裡,埋在平滑的小腹裏頭,聲音帶了些悶意:「你要趕快回來喔,馬麻……我不保證龍宮會不會被我給掀了。」

懷真吃笑了起來,捏了捏絳雪的臉頰,調皮說:「龍宮早就被我妳媽我掀了一遍,你這可不算創新!」

「麻,我會標新立異,力求創新的!」

洞府外,正等母女倆溫馨完才要入門的敖歡,聽著對話,不由得冷汗淋漓。

 

◇◇◇◇

 

懷真離開了龍宮,絳雪了生活更加單調了。

再敖容的幫助下,擁有天仙境界的她,簡簡單單的,就溝通了玄界,而且還是極為難得溝通上的玄靈。同時在敖歡的鼓勵下,配合虯龍族的經脈運轉法,同時運轉道息與炁息,在丹田中生生不息。

絳雪極其無聊,幼龍們可就不無聊了。

每天被當作練武沙包,從龍宮東殿追到西殿,從前堂躲到後園,只見絳雪天天拿著不同的武器,美其名曰對練武藝,然而連人形都還無法轉化的幼龍哪裡有甚麼武藝可言,面對嬌小身軀又極為敏捷的身法,那比對下龐大的龍軀根本是絕佳的靶子。

刀劍槍棍鞭匕拳,天天換著花樣來,令幼龍們更崩潰的,是一旁還會有個敖歡不顧他們這些小輩挨打,反而還一一指點絳雪的武藝……

到底她是虯龍族還是我們是虯龍族啊——

且不提幼龍們的悲鳴,這一天,正在追打正處於變形邊緣的幼龍時,絳雪突然發現,不遠處來了陌生人。

……人族!

「歡叔,她們是?」絳雪停下手裡的長棍,望著那邊的人群,問著敖歡。

「她們……是人類送來的侍女隊。」敖歡一臉複雜說。

「侍女隊?」

「嗯……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總之就是跟龍宮打好關係的一種手段吧。」

「喔……」絳雪張望了一會那群少女們,也就不再關注,一回頭卻發現有條龍正偷偷摸摸的往後退著。

當下身形竄起,手中長棍掄出幻影,悲慘的龍吟再度響徹殿宇。

 

◇◇◇◇

 

龍宮碧湖旁,紅髮及腰的女孩迎著微風,赤足踩著青草,清爽宜人。敞開雙手,擁抱著贏來的風,自由是這麼的甜美。

這是絳雪,在敖歡的建議、龍王母的命令下,被關在洞府內閉關了整整二十年。

好不容易修練到王母的要求,便興沖沖的衝出洞府,直奔自由的懷抱。

對著寬廣的湖泊,她忍不住嚎叫了一聲,如狐吟似鳳鳴般的嗓音,迴盪在龍宮殿宇之間,頓時也有不少龍嘯回應……只是不知為何,那嘯聲中彷彿帶著驚恐的悲鳴……

倒臥在青草上,看著龍宮如玄似幻的天空,想著同樣也在閉關的懷真,想像有著英雄般背影的父親。

「絳雪出關啦!」

身旁作下了一人,抬眼望去,那爽朗的笑容不正是敖歡?

「歡叔,你還敢出現在我眼前!」絳雪皺著鼻子,惡狠狠看著敖歡。

敖歡卻笑嘻嘻地彈了下絳雪額頭,惹得痛呼一聲。看著委屈巴巴的女孩,敖歡卻說:「我可是為你好啊,若不是這次閉關,你的妖炁可終於穩定下來了。」

「哼!」

整天面對牆壁,只能不斷運轉功法,都快憋死自己了。滿腔的不忿只能嘟嘴,理智上自然明白這次閉關對自己的好處,但那種快憋死人的孤獨真是痛苦萬分!

畢竟絳雪並非純粹的妖族,對於時間上的概念,還是有來自短命人類的基因影響,整整二十年只能作同一件事情,尤其還是相當歡燦個性的女孩,自然是難以接受。

這次的閉關,讓她本身五千年的修為穩定下來,雖然本身受制半妖體質,經脈不比純血妖族,無法承受修為的全力施放,然而在道息滋養以及敖歡為其設計得功法,使得她已然能夠穩定施展相當千年修為的實力。

體內妖炁在經脈中順暢運轉,且丹田中道息藉由第二套經脈輔佐相成,使得妖炁的質與量皆有不小的提升,已然達成生生不息。

「但是我就待在龍宮裡,要實力做甚麼呢?」絳雪嘟著嘴依然撒著怨氣。

敖歡正要安撫,卻突然轉向看去,只見有一條幼龍正追趕著三名幼小的人類女童。

他不禁皺眉,對於人類派遣侍女前來龍宮本就相當感冒,還真有些虯龍看上那些女子,成了侍妾,甚至生下了孩子。對於這樣的風氣,他沒力管也不想管,但看到這樣赤裸裸的欺凌,還是不免要插手。

然而正當他要喝止時,身旁卻更早竄出一某身影,兩雙纖細白皙的肉掌,狠狠壓下龍首,讓湖畔軟土都陷了一大坑。

「我說你啊,欺負個人類小女孩,你就這麼開心嗎?蛤?」龍首被壓制在地,絲毫無法動彈,細長的龍軀不斷擺動卻怎樣也抽不到眼前的女孩,只能仇恨的瞪著。絳雪吃笑說:「我才閉關個二十年你就忘了我啦?唉呦道行是長進不少,有靈妖頂峰了是吧,都快可以化成人形了,覺得可以跟我較勁了是不?」

絳雪燦爛一笑,低下身軀,一對狐耳擺後,鮮明閃爍的鮮紅眼瞳卻是冷冷地看著那倒豎龍瞳,她低聲說:「你還早了一千年呢!」

長腿一掃,整條龍被踢上天空,在空中翻覆幾下,那條幼龍狠狠盯著絳雪半晌,這才轉身飄飛而走。

而絳雪卻絲毫不理,緩步走向那瑟縮在草地上的三位女童,摸了摸她們的頭髮,輕聲道:「走吧,姊姊帶你們回去。以後有甚麼委屈,都跟姐姐說!」

牽著兩隻小的手,肩膀上掛著一隻,僅僅只有十五六歲的人類少女外貌,在此刻卻有著成熟的魅力。

敖歡在後頭默默看著,也不出聲,只是目送她們離開後,望向湖泊,心中卻是想起了龍宮外的那人。

 

◇◇◇◇

 

時間匆匆而過,又過了數年,絳雪依然在龍宮中稱王稱霸,甚至還有了小跟班若干,在龍宮中作威作福。

她早就不知道幾次向龍王母請求出龍宮去了,然而王母卻一直說時候未到時候未到,讓她不禁想到,是否王母有安排,等著讓她出去辦事?

懷真依然閉關中,龍宮中無法使用輕疾,但透過在外頭的虯龍傳訊,也只知道懷真時不時會出關一下,給女兒道個平安,卻始終沒說到底還要閉關多久。絳雪想著,能出龍宮後的第一大事,一定是去青丘把馬麻給拉出來!

在來的第二件大事……她瞟向身旁的女孩們,不禁更加堅定前數年在心裡定下的決定。

這決定只有跟龍王母談過,王母卻興致缺缺,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才會一直以時候未到這種理由搪塞她吧?

看著因為為風而撫起的湖泊漣漪,有些瞌睡,正當絳雪正考慮是要睡個回籠覺還是去打打幼龍提神時……

一股發自內心、湧自靈魂的異感襲遍全身。

這就是,那個時候嗎?

離開龍宮的時日,到了。

絳雪站起身來,望著生活近百年的龍宮殿宇,她知道,她要離開了。

就從此刻。

 

噩盡曆 一零二年十一月八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