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噩盡曆1137年,闇靈席捲重來,屍靈大軍橫掃天下。

天下凡間的王牌,曾經擊退闇靈的英雄,鳳體……從未出現。

而眾妖仙的最後逃命手段,退回仙界……卻是絕望的發現,他們竟然無法開啟仙凡通道。

於是戰火延燒。

慘烈哀號在全世界蔓延。

風,夾雜著鐵鏽味。

溪流,渲染了淡紅。

土地上踩著的,是肉屑是血汙。

微微細雨清洗不淨斑駁的痕跡。

濃密的森林中,樹木的氣味也掩蓋不了腐屍的惡臭。

一具具殘缺不全的乾枯屍體,不可思議的活著。

他們飛快地奔跑著,追趕著前方的獵物。

「快,往那裏是懸崖底,有些石洞可以躲。」

一名臉上傷痕與血汙,神色疲憊的成熟男子,鼓起一口氣低吼。

彷彿要給自己打氣,也是給同伴打氣。

「那、那些都只是……咳嗯、只是最低等的骨靈……如果沒有追兵……清理掉才、才好……」

「好,我知道,你別說話。」

卻是成熟男子身邊,一名少女低吼,她的背上還背著另一名女性。

少女皮膚黝黑,十足的南洋風格,手中還緊緊抓著一把闊劍。而她背上的女性,卻是滿臉鮮血,被血浸染成一束束的長髮遮住的容顏,見其雙肩卻不見其雙手,破碎的兩袖只殘留著衣屑被血凝固,餘下空蕩的刺眼。

「倒不如……不如把我丟向別處……我的血氣咳嗯咳……可以……可以吸引那些骨靈……」

「閉嘴!」少女怒吼,喉頭卻是一湧,咳出了一塊黑血,腳步卻是沒有慢下,依然賣力地往前跑。

「這才……才是正確的辦法……咳咳噗咳!!」

重傷女性口吐鮮血,卻是昏厥了過去。

成熟男子滿臉悲痛,抿著嘴,不忍看向她,面上的血塊讓淚水浸染,也沒有消淡。

「我能看到石洞口了。」少女低聲說道。

成熟男子腳步一頓,回過身來面對那群骨靈。

「你帶她去石洞裡,我處理這群骨靈。」

少女點點頭,腳步更是加快。

男子左手掌握長槍,身形巍峨,聳立在前,氣勢迸發,青綠色的光芒在周身散出。

骨靈們感覺不到男子龐然的氣勢,依然勇往直前,他們只有一個目的,吃了所有非我族類。

單手一揮,氣勁如鞭揮掃,一瞬之間,所有骨靈灰飛煙滅,然而男子卻依然警戒著森林的黑暗處。

「出來吧。」

男子只覺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全身彷彿泡在冰水之中,顫慄難耐。

「小子,你們運氣可真好……竟能逃到這片領域來。」

從那黑暗之中,透出了深沉的嗓音,如同鑽子鑽入耳膜。

「屍靈王……」男子咬牙切齒,內心中的憤怒悲痛幾乎難以壓抑。

「哼,帶話給裏頭的,如果上次他順從的接受,也不會在如今這麼痛苦了。」

帶著冷笑的語調,那冰冷的壓抑感把男子衝擊的踉蹌幾步,不等男子回過身態,從黑暗中透露出來的壓抑感消散了。

男子深呼幾口氣,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任何的危險,才往崖底石洞奔去。

隨著少女的足跡走入石洞,沒深入幾步,就被眼前的人,驚得難以置信。

驚訝之後,卻是壓抑許久的憤怒,猛然爆發。

「你!你竟然就躲在這裡?!」

那一身暗紅色的長袍,秀氣蒼白的面孔,熟悉的老友竟然在逃命中相遇,男子驚怒,那是他們心中最後的依託最後的拯救,卻是從災變至今都未曾實現的奢望。

「沈洛年!你──!」

沈洛年搖了搖頭,用嘶啞的嗓音說:「先坐下來休息吧,一心,你的傷也很重……」看著那空虛的右臂,面上更是一苦。

男子,賴一心怒瞪著沈洛年,深呼了幾口氣,才緩緩地坐下來。

「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怎麼……」

「怎麼沒有再一次把闇靈解決掉?」沈洛年慘笑,指著石洞口說:「我出不去啊……出不去啊……」

賴一心看著沈洛年,完全看得明白,眼前的老友並未說謊。

「我只能在這邊,一個個感應著你們的炁息衰弱到消失!」沈洛年低吼著,雙眼布滿著血絲。

一直坐在一邊看顧重傷女性的少女,挪過身子握住沈洛年的手。

「洛年……」

沈洛年偏過頭看著少女,低聲喚著:「小丹……燄華她……」

「我知道。」燄丹另一隻手仍然抓著那把黑黝闊劍,低聲說:「老祖讓我拿著這把劍,幫她繼續打架……可是我……我……」

說著,哀痛滾入喉頭,淚水崩堤。

石洞之中,燄丹壓抑的哭泣聲迴盪著。

「咳咳嗯!老、老頭……」

聽見重傷女性的呼喚,沈洛年忙不迭移到身邊,撥開女性雜亂掩蓋面孔的亂髮,只見那右眼卻是空洞洞的,時不時的流出血水。

「韻丫頭!你撐著,我幫你治療……」一團光芒出現在沈洛年手掌中,正要撫上狄韻的臉面,卻見狄韻輕輕搖搖頭。

「沒用的……我、傷太重了。」狄韻狼狽之中依然甜甜一笑,對著一生摯愛給了最後的甜蜜。「說說看……為何……會……咳咳咳噁……會被困在這裡……喝咳……」

「我不知道……不知道……」沈洛年悲痛的皺眉,絞盡腦汁回憶線索,說道:「在闇靈出現前幾天,我受到感應來到這裡……然後就出不去了。」

「感應?」賴一心已然平息怒火,疑惑問:「甚麼樣的感應。」

「我也不知道……就只是很親近的感覺……然後來到這裡,這也只是個死穴,除了那裏沒有另一個出口……而且我竟然沒辦法挖開土地……」

沈洛年的輕重能力賴一心是知道的,甚至為此創造了一套技法給沈洛年,卻不和他本人個性,便不常使用。然而在此刻在這石洞裡突然失靈,很明顯是刻意針對沈洛年,讓他失去任何出入石洞的方法。

「我方才……遇上屍靈王。」賴一心皺眉說:「他讓我對你說:『如果上次你順從的接受了,也不會現在這麼難過了。』大意就是如此……」

石洞內一陣寂靜,沒人明白闇靈的意思。

「老頭……你感覺到的親近……是不是……鳳凰?」狄韻虛弱的說。

沈洛年緊皺眉頭思考,遲疑的點點頭:「感覺……應該是。我跟鳳凰也只有見過一次,所以沒辦法準確辨認。怎麼?」

「賴伯伯……幫我說明……咳咳、這次、這次屍靈大軍的異常還有……生靈的損失……」

賴一心點點頭說:「這次的屍靈大劫十分突然,當我們發現屍靈大軍時,屍靈王已經被闇靈真神附體,接著便是肆虐大地。如同上次災變,眾天仙合力清除屍靈,並且尋找你的蹤跡……然而,計畫落空之餘,一次性諸多天仙被屍靈王化作旱魃將屍,並且各大妖族的玄界族地也被攻破,古仙之地被闇靈埋伏……」頓了頓,賴一心忍住滿腔悲痛繼續說:「當那些強大的天仙妖仙殞落,接著屍靈大軍便開始肆無忌憚地向四大陸蔓延,人族……毫無招架之力,近乎滅族。」

「懷真……」

「懷真姐姐率領仙狐族與窮奇畢方兩族行動。」燄丹接口說:「我族也會合上,雖然抵禦了一段時日……但是屍靈王來了……老祖、姊姊都……」

「在幾天前,我與小韻抵命殺出重圍,所幸逃離的屍靈大部隊,不過已經重傷的難以再戰……」看著狄韻的慘況,賴一心左手緊緊握著拳頭,忍住喉頭的悲痛說:「然後就遇上燄丹道長,她救下我們兩個卻也受到重傷……與我們一同逃離追殺,直到這石洞。」

石洞之中又是一陣寂靜,沉默地壓抑。

「這次的屍靈王強的異常。敖歡道長之前說,屍靈王頂多與天仙相仿……但此次,屍靈王一人戰至少十餘名天仙……卻是一片倒的屠殺。」

「仙界呢?為何不退回仙界?」沈洛年突然回想到,很久以前后土曾經跟他說過闇靈的危險,有稍微提到過往的屍靈大劫的處便。

「打不開……打不開仙凡通道……」燄丹低著頭,臉上淚痕滿布。「老祖與姐姐還有窮奇畢方的老祖宗都試著打開通道……但是……打不開……仙凡通道感覺像是被鎖了起來,沒有任何辦法打得開……」

「打不開,怎麼可……」

「恐怕是……因為鳳凰。」狄韻虛弱地說,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她微微的張開僅存的左眼,深深地看著沈洛年。

「鳳凰……為何?」賴一心問。

「上一次闇靈是不是咳、咳咳嗯……是不是有跟你說有關鳳凰的……事情?」

沈洛年沉思一會,說:「闇靈提過,他跟鳳凰有默契。鳳凰為創造,他便是毀滅……一生一滅,輪迴不息。」搖了搖頭繼續說:「我當時只是當他在說屁話,沒有鳥他。」

「恐怕是……真的……我想你會被困咳咳咳咳……困在這裡……是鳳凰咳咳嗯咳、的、手段。」

眾人再度寂靜,這個推測沒有證據卻也沒有論點可以駁倒……沒有人能想像,原本應該是創造天下生靈的鳳凰,不出手對抗闇靈也就罷了,竟然還困住了他們唯一反抗的希望……

古仙啊……

「為時已晚。」

石洞之中,突然炸出一團光暈,它傲然懸空在沈洛年之上,沉重勃然的聲音迴盪在眾人的腦海之中。

「生靈盡毀,輪迴將至。」

如同出現的突然,光暈迴盪了兩句話後,消失在石洞之內。

「鳳凰──!!!」回過神來,沈洛年對著鳳凰消失的位置大吼,是悲痛,是苦澀,是哀戚,是仇恨……

他彷彿脫力般,跌坐在地,拳頭搥著地面,卻也洩不完滿腔的哀怒。

賴一心與燄丹只能看著沈洛年無奈地發洩,但無法有任何的作為……

「吶、老頭……」狄韻輕輕呼喚一聲。

沈洛年立刻挪到狄韻身邊,輕手輕腳的扶起她來。

「時間無法重來……不用難過……咳咳咳咳……鳳凰不是說了,輪迴即將重生……咳咳我、咳咳……我希望你也能……重生一回。別為了我或是懷、懷真姐……停留在原地……」狄韻奮力的說話著,面上依然帶著甜美笑容,卻是道不明的淒楚遺言。

緊緊抱住狄韻的沈洛年,哀傷的全身顫抖著。

突然之間,他停下的哭泣,雙眼張開,眼中只有決絕。

「韻丫頭,時間可以重來的話,你能幫我嗎?」沈洛年低聲說著。

狄韻疑惑的看著沈洛年,笑著說:「呵、咳咳、呵呵……我不幫你,還有誰能幫你這笨老頭呢?」

「嗯,那就交給你了。」

沈洛年放下狄韻,站起身來,在三人疑惑的眼神中,脫下了血飲袍,批在狄韻的身上。

「洛年,你要做甚麼?」賴一心也要站起來,卻突然發現自己動彈不得。「怎麼回事?洛年?」

沈洛年偏過頭,看向賴一心點了點頭,又轉過身去,輕輕揉亂了燄丹的長髮。

「也交給你們了。」

他輕聲說道,同時閉上雙眼,表情十分平和,然而他的周身開始泛起微微的光芒,如同方才鳳凰出現的光暈。

光芒越來越濃郁,將沈洛年完全包覆,已經看不出他的身影來了。

「老……頭……」一種十分難受的悲傷感壟罩在狄韻心頭,明明心上人就在眼前,但是卻突然有著即將失去他的預感。

「韻丫頭,對不起……拜託你了。」那團光芒中,沈洛年淡然的嗓音透出,同時那團光芒突然分裂,化作三團柔光,飄入了三人胸口之中。

下一瞬間,地面突然化作混沌黑洞,三人霎時墮入之中。

空間一陣動盪,眨眼之間,石洞之中已經沒有了任何人影。

只於一聲嘆息,迴盪著──

「唉,何苦呢……」

 

(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