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回歸

 

 

深夜,蜷曲的嬌軀一顫一顫地無法遏止。

很多人說她無心無情,她沒有反駁,因為她也這麼認為。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其實自己也是會痛哭失聲的。

現在的她,只能使盡力氣緊緊抱住身旁的人,渴求他的體溫。

那溫和的嗓音不停地在耳邊哼著不知名的歌曲,讓她不自覺的眼皮感到沉重。

或許是哭累了吧?她心想,那就放鬆吧。

風以樂也好、日音也好,明天,依舊能待在他身邊,就好。

龍氣宇感覺到身旁的人兒逐漸平緩的呼吸,終於將一直懸著的心頭放下。

他很怕,這種傷痛會讓日音就此崩毀。

尤其還是日音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情感之下,在這樣的劇痛撞擊,換做自己也無法坦然相對。

相處數年,亦師亦友如同父母更似兄長的老師,卻是一直在密謀著自己的驚人天賦,打算將自己毀滅以成就自己的傳說。

這不下於親生父母親手扼殺自己孩子的惡毒。

這種痛,他不了解。

沒有親身體會過,誰也不能了解他人的痛,這道理卻是許多人都無法想通的。

不過還好,雖然無法以言語來安慰日音,但他卻還能以聲音與歌曲來撫慰不安的心神。

雖說也只是地球上的搖籃曲,但是配合上神念與他當下對日音無可救藥的憐惜疼愛,將其中的溫暖與甜意昇華到高峰。

帶著微笑入眠,才會有好夢。龍氣宇心裡默默想,看著日音平緩的呼吸間,一絲絲的微笑漾起,他這才放心。

至少,今日所碰到的一切糟心事,不會影響到她的好夢了。

 

 

時光飛絮,匆匆而過。

或許是上一世常常閉關動輒就是好幾年,如今的時間流逝的速度反倒令龍氣宇感到緩慢。

一年裡,龍氣宇早已把所有魔法基礎相關科目讀到爐火純青,再加上一年前讀取日音所得到的魔法知識,如今的龍氣宇已然將魔法基礎穩固,再加之自己本身的仙士神念,他敢說,光是只靠最基礎的魔法,他也能夠秒殺聖法師。

唉,真是寂寞如雪啊!找不到一個可以較量的對手,真是寂寞啊!

他不禁對天興嘆,完全沉浸在自我感覺超好的境界裡,使得日音時常冷眼無言。

說到日音,自從一年前的事情後,唐涯與風家都沒有再出現過,完全銷聲匿跡。

這令龍氣宇感到有些不對勁,卻也說不上來。

而日音從那時候開始,整個人有了很大的轉變。

並非突然從無口冷漠變成活潑外向,而是開始對龍氣宇有了非常大的佔有欲。

除了平常幾乎是如影隨形的跟在旁邊,有人攀談時,日音更是險露出強烈的警戒,若對方是為女性,那已經不是警戒而是敵意,甚至有些較大膽的女同學敢和龍氣宇開個尺度較高的玩笑,那敵意瞬間會升級成殺意。

而當晚,日音會非常用力的緊緊抱住龍氣宇,幾乎讓龍氣宇無法動彈且難易入眠。

日音是個醋罈子,這留言自此也傳遍整個學院。

當龍風笛來的時候,日音反倒沒有任何排斥,甚至還主動避開兩人,然而每次都會在龍風笛耳邊講悄悄話,使得龍風笛往往臉紅耳赤,整個人完全無法冷靜下來。

而日音則帶著勝利者的姿態離開。

龍氣宇一直很好奇日音到底對龍風笛說了些甚麼悄悄話,但是他卻不想破壞了這種情趣,也就沒有刻意凝聚神念來偷聽了。

而龍氣宇和龍風笛這兩姊弟的感情曖昧程度越發升高,溫度直逼沸騰。

龍氣宇還無恥的強調姊弟關係之下,龍風笛在半推半就之下……兩人洗了鴛鴦浴。

這次的鴛鴦浴,實在恥度大開,就只差沒有突破防線,達陣最後一步了。

一年後的如今,龍風笛早已不打自己當作龍氣宇的姐姐了。

如今龍風笛只希望能夠早早脫離這皇宮,離開被封鎖禁錮的人生,和龍氣宇在一起。

青春期的少女情懷在此刻的龍風笛身上顯露無遺。

 

 

在寬敞舒適的車廂中,龍氣宇大剌剌的躺在龍風笛纖細嫩滑的大腿上,一邊還用臉頰磨蹭著。

在他懷裡抱著身材嬌小的日音,此刻的她一邊趖在龍氣宇的懷裡,一邊喀著手裡的薑餅。

龍風笛專注地捧著一本厚重的厚皮革書,但是臉頰上的紅潮卻暴露了她的一心二用。

或許是整個車廂中最正常的慎言,盡力無視著三位,一邊看著手中的冊本。

馬車顛簸,但在龍氣宇施展小小的風魔法後,完全沒有了這方面的顧慮,速度也提高了兩倍不止。

而這四人的目的地,正是他們的家,龍氏皇宮。

他們離開皇宮至皇家學院讀書已經有兩年時間,然而這期間除了放長假之外,其餘時間皇宮從未有過勒令他們回到皇宮過節,就是他們這次的目的,新年宮宴也沒有強迫過。

然而,此次的新年宮宴卻是由禮儀院發出、皇帝同意的旨意,要所有在皇宮讀書的皇子皇女回到皇宮參加新年宮宴。

聖旨上當然沒有寫原因,但是在同天,龍氣宇也收到了來自舒米的信件。

上頭言簡意賅的寫了這次強迫命令的原因。

原因很簡單、舒米也寫得很簡短,五個字──

『三皇子回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浪澐
  • 期待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