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家之孽,結果於誰?

 

 

較為矮小的身影露出面容,正是一百零一皇子的貼身侍女,日音。

另外一道身影並未露面,然而他的身分自是呼之欲出。

日音飛奔班地奔向黑影,若是讓認識日音的人知道,或許會抬頭看看天是不是要下紅雨了?!

開玩笑吧?那個日音會激動地跑起來?

然而眼前卻是事實,日音緊緊抱住那道黑影,同時一名俊朗挺拔的青年從黑影中騰現。

銀髮飄然、笑容親切,卻又自然而然地透露出一股傲氣。

那道淺碧色如同寶石一般的眼眸,溫柔地看著奔入懷中的小女孩。

他輕輕地撫摸著日音的腦勺,一手輕輕的拍著那顫抖的背脊。

「我的小寶貝,讓妳久等了,老師這就帶妳回去。」青年渾厚沉穩的嗓音,不自覺令人有了信服感與順從。

日音下意識的點頭,青年笑意更濃,兩人的身影漸漸朦朧,空間緩緩出現波動。

「哼!」

一聲冷哼,波動消失,青年與日音的身影又恢復清楚。

笑容從青年臉上褪下,他臉色十分難看,陰狠的瞪向那一語不發的身影。

那道身影依舊沒有露出面容,但卻透露出了一股邪氣的笑意。

挑釁。

青年眼角抽動,嘴角再度泛起笑容,他眼光閃爍間,周圍的空間波動比方才還要巨大,青年與日音的身影同時也幾乎消失。

然而,又和剛剛一樣,空間的波動毫無徵兆消失,青年與日音的身影再度浮現。

這次青年既是震驚又是憤怒,看著那道身影,更是感覺到那邪氣的笑容更加囂張無畏。

「無知小兒!」青年憤怒揚手,毫無前置便爆出數發人頭大的火球。

熱浪滾滾,火力沸騰,以極快的速度向那道身影衝鋒。

青年不屑一笑,周圍波動再起,卻又同時消退。

此刻,青年終於失去的從容,不可置信地看向那道身影。

那數發火求早已消失無蹤,那道身影就如同方才一般,毫無動作,但陰影之下的那恥笑著不自量力的囂張邪氣更加旺盛。

這讓幾乎沒有過挫折的青年不可置信,最多的還是震驚。

連續三次的瞬間移動被封鎖,前兩次還可說他自己隨意玩兒,被封鎖空間他並不覺得驚訝,只是認為對方在空間方面的魔法造詣不平凡。

然而在面對他的轟火咒之下,還能夠這般輕鬆的封鎖住他認真催動魔法的空間,他不淡定了。

自己可是魔導師的存在,就是在魔導師之間也是極為高明的級別,能夠挫敗他的也就只有幾個比他更加資深的老頭,或是那極為稀少的聖法師而已,也唯有聖法師才能加他完全擊敗,就是那些魔導師的老頭子,能夠壓制自己稍微挫敗也就不錯了。

這次負傷逃離,也是那些陰險小人夥同陷害,在他專心煉藥之下,趁及不備倏然出手,使他猝不及防,才導致需休養一年,甚至讓最愛的小徒弟寶貝逃進皇宮當侍女,為此他更是專心休養,只花了半年多便回到巔峰,更是將在療傷之時所獲得的經驗領悟貫通,實力更是晉升一步,或許不出百年,這世界上又將在多出一名聖法師也說不定。

然而,現在他竟然……竟然在一個十一歲的小娃兒面前毫無能力?!

這怎麼可能?!

「日音,我們走吧,不快點回宿舍的話,被糾察抓到,就算我是備受矚目的皇子也是要受處罰的。」那道身影終於開口,卻完全無視眼前的青年,若無旁人的吩咐。

日音待在青年身旁,看了看青年,又看相那道身影,低聲喃喃:「氣宇……哥哥……」

青年輕哼了一口氣,倏然間空間一陣扭曲,兩道身影憑空出現,來者一老一少。

老者沉穩不語,但那雙歷經風霜的眼光正帶著濃厚的警告盯著那道身影。

少年從外表一看,就能知道必是個暴躁少年,他毫無忌憚地爆發出靛色光芒,卻完全溶入黑夜中,乍看之下彷彿沒有了靛芒。

「日音,過來。」毫不容許拒絕的語氣,就是在這強勢的一老一少出現後,依舊是毫無退讓,更是完全無視眼前兩名援軍。

日音愣了愣,下意識往那道身影走去,然後待在她身後的青年卻一把拉住她的細肩,死死鉗住,讓日音都有些發痛無法前進。

微微顰眉。

瞬間,那道身影迸出了強烈的威壓,除了日音之外,青年與一老一少皆是震驚的無法置信,他們竟被被這股突如其來的威壓逼退了氣勢,甚至那少年的靛色光芒頓時黯然失色不少。

那老者見事不可拖,低聲吼道:「無知小兒,竟敢對我風家大小姐出口狂言!死罪!」

老者低聲喃念,在他周圍的空間開始扭動,卻不似方才青年的移動魔法,同時間,僅限塔頂範圍的空間狂風大作,風壓劇烈的朝那道身影襲去。

日音見之,竟是要跑向那道身影,他身後的青年看著他緊皺眉頭,但手中握力不放,將日音死死抓住在他身邊。

這小子究竟是失了甚麼迷幻魔法,才把我的小寶貝哄成這副德行!

風壓快速攏聚到那道身影周身,老者喝斥一聲,風壓急速旋轉,瞬間將那道身影絞縛紐纏,意欲將之扭扯撕裂。

「哼。」一聲輕輕的、不屑的、無奈地哼笑聲從那風壓中心傳出,同時那強大的風壓破散、消亡。

那道聲影完好如初的站在那裡,就連被狂風吹颯的狼狽也沒有絲毫半分。

「自不量力!」那道身影終於踏出一步,從陰影處現出面容。

 

嘴角輕輕上揚,眼神中滿是戲謔,邪氣凜然的氣質帶著張狂無畏的氣勢。

龍氣宇眼光閃爍,輕聲開口:「日音,回來,我們該走了。」

聽到龍氣宇的叫喚,日音再度向龍氣宇邁步,原本抓縛住日音的青年正想再使力抓緊,卻冷不防的腦內劇痛,他應是強大的精神力在此刻卻是毫無用武之地,一點抵抗掙扎也沒辦法,只能在劇痛導致眼神模糊中,看到日音一步步毫無阻礙,腳步越加快速的往龍氣宇那過去。

那老者還未從龍氣宇將他的絞殺風咒輕描淡寫破去的震驚中清醒,突如其來的劇痛及精神力癱瘓讓他毫無招架之力,所幸長年累積的經驗讓他撐住意識而沒有昏厥。

少年已然躺在冰冷的塔上,臉色蒼白冷汗直流全身顫抖。

「走吧,日音,不然被糾察抓到,我讓妳去受處罰喔!」龍氣宇邪邪笑說。「糾察那邊可沒有好吃的飯菜喔!」

「肚子,餓了。」日音淡淡說。

「好,反正天快亮了,我現在就帶妳去吃好料的!」龍氣宇無奈地苦笑,搔亂了日音的頭髮,攬住她的纖腰,回身一轉,空間快速扭動,身影瞬間消失。

青年茫然看著兩人消失處,他在兩人消失前一刻,看見了女孩的回眸,那是委屈、悲傷、失望的眼神……

「風苦長老,本座先走一步了。」青年冷冷丟下一句話,也消失在夜幕之中。

老者對著青年消失的地方鞠了一躬,恭聲說道:「恭送至尊。」

他深深皺眉,對龍氣宇與日音消失處深深嘆了口氣,喃喃之語溶入風中,吹散無蹤。

攬起少年,他踏出一步,帶著少年也消失在塔頂。

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帝都中最高的塔頂上一片風波,帝都卻無人知曉。

 

「……風家之孽,結果於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冷冽
  • 頭相
  • 浪澐
  • 期待下一章~
  • Ace
  •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這邊只更到17...
    冒險者天堂卻更到25了
    還有你根本不回覆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