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


學期再度開始,龍氣宇與日音前往魔法校區就讀,龍風笛則前往學識校區,雖都在同一學院,然而能夠見面的時間被大幅削減許多。

魔法課程自然從最基礎的理論開始,開學當日每位選擇魔法課程的學生都收到了一套《基礎魔法理論》,一套共十冊,每一冊都比磚頭還要厚,比相簿還要長寬,自比螞蟻還要扭曲渺小,就是從小便開始接觸魔法的人,在有心裡準備之下也是叫苦連天。

而課程當天,班級導師只丟下一句話,就讓個學生哭喪著臉回去宿舍……「明日早晨抽考第一冊序章至第十章內容,滿分十分,低於八分者退學。」

隔日早晨,導師抽考方式竟是一個個學生點起,一問一答。

第一個被抽到的學生不知是太緊張還是沒有讀通,不過一分鐘就被導師吩咐收拾行李返家。

接著一個個抽點、一個個淘汰,直到第八個,當初那位首先對尼楊表示龍氣宇違反規則的貴族子弟劉耿懷,終於以八分通過試驗。

話說這劉耿懷還真如他名字一般,對於當初龍氣宇對於他的威壓耿耿於懷。

這一年來,大大小小課程他都有意無意與龍氣宇爭鋒相對,甚至聯合了諸多貴族子弟與名家子弟,形成了一股所謂的『抗龍黨』。

他們所有的行動都往龍氏子弟,也就是皇族,展開一連串的挑釁與爭鬥。

就是那兩位公主也慘遭爭鬥,難為水準平平的她們,既受不了激,才智敏捷也輸給對手,自是慘敗連連,而這份屈辱更是加諸在龍氣宇及龍風笛身上。

龍風笛雖比不上所謂金字塔頂端的天才,但論其智慧還是令龍氣宇有些佩服,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能夠有這般見識,的確了不起。或許是來自皇宮中陰謀暗鬥的壓力再加上本身的聰穎,導致心智與知識有了同齡人難以及屆的高度。

雖說女孩子較男孩子早熟,不過一個十歲女孩對於情感方面就是在早熟也比不及百十幾歲的龍氣宇,目前龍風笛對於龍氣宇的感情,就龍氣宇的認知只不過比起姊弟情感再加上了一些曖昧,根本還無法和戀愛掛勾不上,不過他倒是樂觀其成,看著小女孩小小年紀就面對著人倫血緣與內心情愛的矛盾,他的惡作劇邪惡興趣燃燒騰騰。

而那所謂『抗龍黨』面對龍風笛有敗有勝,五五風波不分勝負,但面對了龍氣宇,那只有一個慘字能解。

無論是一對一單挑,還是一對多群戰,更甚或車輪戰,龍氣宇依舊保持壓勝,令『抗龍黨』一提起龍氣宇這名字就先豎起寒毛冷汗涔涔。

漸漸的,『抗龍黨』敢於在和龍氣宇挑戰的也只剩下這位劉耿懷了。

他可真將所謂越挫越勇四個字表現的淋漓盡致。

對於這種挑戰來者不拒卻一點也看不起這些對手的龍氣宇來說,這劉耿懷倒是讓他有了些佩服。

百戰百敗而且還是幾乎顛覆自己所有觀念想法的地獄慘敗,這可不是常人能夠接受,一次兩次就已經是極限,劉耿懷卻能一年來鍥而不捨的挑戰,每每挑戰都大為進步,讓龍氣宇對於劉耿懷更是有了惜才之情,次次挑戰更是將之打擊的落花流水狗血淋頭,打擊的越狠越重,下次劉耿懷進步更大。

龍氣宇不禁邪惡的想,這傢伙該不會是『超M』吧?!

且說導師的魔法理論抽考,直到最後一名的龍氣宇之前,整整三十五名的學生已經被淘汰掉剩下五位。

「最後一位,龍氣宇殿下,請。」這位魔法導師早就聽聞龍氣宇的大名,對於他在這一年的表現也是敬畏有加,語氣間不自覺的多了些敬意,然而學生的風評與成就越高,他越喜歡將之打擊,看著他們跌落谷底,雖不是個好興趣,但他卻樂此不疲,同時也得到學院的默許。

龍氣宇翩翩站起,嘴角輕輕上揚,一抹邪氣的氣質頓時流露。

劉耿懷自抽考結束後,幾乎就將所有精神集中到了龍氣宇身上。

這導師所抽考的難度和自己本身的程度息息相關,幾乎都是挑戰自己的極限,就是他在家族中早已熟讀過這套《基礎魔法理論》在回答問題時還是感到極大的壓力。不過他仔細分析,這種壓力比起挑戰龍氣宇時那種面對蒼海雲山的無力感來說,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在這種相對比較之下,他越答越順越答越輕鬆,最終以八分通過。

八分或許是最低標準,但劉耿懷也知道,這在這十幾年間所有考試,最高分也不過八分。雖然不是次次考試的難度都相當,但是這導師似乎有著堅持,除非讓他驚才絕豔,否則八分就是頂頭。

據說至今只有那位三皇子殿下才得到八分半的殊榮。

看著龍氣宇那種毫不在乎的上位者威壓與從容,劉耿懷不禁期待,這位天才究竟能夠讓這位導師打到甚麼樣的分數?

 

一題題問題快速從導師嘴裡脫出,一條條答案更快從龍氣宇嘴中答出。

龍氣宇完全就像是反射動作一般,毫無思考立刻回答,然而導師卻每聽到一種答案都要久久思考後才若有所思重重點頭,彷彿一位學生得到老師的解惑醍醐灌頂般的醒悟。

龍氣宇的抽考比其他三十五位學生還要多、還要複雜、還要深入,剛開始數題劉耿懷還能稍作反應,將基本的條理在心中羅列,雖然比起龍氣宇的答案根本不堪入目,但至少他知道該如何解題,但是到中間之後,兩人之間的問答他根本就如跳入雲霧之中不見五指,只有一些些印象,這些問答早已超出的第一冊的範圍,根本是一整套《基礎魔法理論》大哉問。

一小時、兩小時,導師越問越慢,點頭速度越來越久,直到最後一題,導師皺著眉頭,深深地嘆了口氣後,表情突變十分誠懇,帶著些許敬意與認真,開口問了龍氣宇索達之意。

在龍氣宇的解釋之下,導師恍然大悟,驚呆著表情持續了數分鐘,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才帶著一種滿足的笑容開口:「龍氣宇殿下,十分。」

不見全班的震驚表情,導師淡然走出教室。

在一片震驚而無聲的幽靜環境下,龍氣宇輕輕瞟了劉耿懷一眼,也從容地走出教室。

留下滿地的眼鏡與下巴。

 

午夜,天穹之上唯有星斗璀璨,新月無蹤。

帝都,拱天塔,此刻理應不在此處的兩道身影,安靜的並肩而立。

兩道身影不知待了多久,忽地兩人數公尺前方的空間一陣扭動。

轉瞬之間,那扭動便消逝無蹤,彷彿從未有過異相。

同時,一抹黑影彷彿從一開始就待在那裡。

「老,師!」一聲嬌軟而顫抖的嗓音喚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銀月
  • 這裡有錯"自比螞蟻還要扭曲渺小"
    期待下一章^^
  • 浪澐
  • 期待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