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字典裡從沒有禁忌兩個字!


一夜之間,無數紛論在整個皇家學院傳開來。

第一百零一皇子入學當日,以不明手法將二等大長老尼楊嚇的尿失禁並奪門而出;與少尉洪平比拚基本教練不分軒輊;當晚其侍女竟在智宰彭淵(老教授)面前將兩名學院侍衛殺了,而起主子龍氣宇則在位置上呼呼大睡,從頭到尾未曾醒過。

這些消息伴隨這各方震驚與無數揣測,傳遞到龍淵帝王龍晚陽手中。

隨侍在龍晚陽身邊幾十年的大總管虎意,此刻也站在龍晚陽身後,悄悄的看著。

他快速看完大意後,仔細觀察帝王的神色,令他詫異的,龍晚陽絲毫沒有生氣或沉色,反倒像是在觀看一部故事般,戲謔的眼神充滿了興趣。

多年來的經驗,虎意知道,帝王似乎不在意第一百零一殿下的所作所為,倒是有些樂觀其成。

虎意揣了揣懷裡的一道簿子,是數家聯合智宰一同急奏的奏書,明知君王不會喜歡在此刻看到這東西,但是隱瞞不報更是危險。

「陛下,智宰大人聯合數位大人急奏上書。」他恭謹的踩著碎步走到龍晚陽桌前將懷裡的奏書遞到帝王面前。

龍晚陽瞄了一眼,嘴角更是上揚,眼神卻是冷冽寒霜,他冷哼一聲:「倒比我預測的慢了些。」

虎意只是貴在龍晚陽面前,面上不帶一絲表情,完全恭敬的雙手盛著奏書,凜然不動。

「小虎子,拿去燒了。」龍晚陽繼續看著無數管道遞上來的資料,口裡淡淡道:「還有,你也不年輕了,別隨便就跪在地上。」

「多謝陛下關心,小虎子還十分健壯,定能與陛下在共處數十年。」虎意直起身子,聰明的不再過問手中的奏書去從。

龍晚陽哼笑了幾聲,揮了揮手道:「快去燒了,救回你的職房去休息吧,我今晚去水靈殿,你別跟在旁邊掃興。」

「是,小虎子便不打擾陛下的閒情雅致了。」虎意笑著說,緩緩倒步退出。

虎意離開後,整個書房除了龍晚陽再也沒有別人,不見任何侍女或僕人,安靜幽謐。

「果真是,氣宇非凡……」他望向窗外的漆黑,若有所思。

 

「隨便就殺人,好玩嗎?」挑眉。

撇頭。

「不覺得?」

翻白眼。

「好,做的好,做的太好!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隨手就殺了學院侍衛,真是好!」

「謝謝,誇獎。」

「不錯,為了獎勵妳,妳今晚不用睡覺了!」

龍氣宇彈指,兩名小侍女聯手捧著一綑粗繩進房,對龍氣宇躬了身即刻退下。

誰也不想招惹眼前這位皇子啊……

他指頭隨指,那捆粗繩快速往日音方向竄去。

日音反應亦不慢,立刻提起精神力,對抗飛竄過來的繩頭。

然而日音的精神力宛如水滴滴落大海裡,一點波瀾也沒有便消逝,那飛竄的繩頭也快速的以奇妙的捆法將她綁起,最後尾端的繩頭則飛至梁上綁成死結……

日音便呈現了身體以龜甲縛的綁法,左腳被高高掛起猶如劈腿,右腳艱難的踮起腳尖才能微微觸碰到地,根本如同被吊掛在半空之中。

「變態!」難得的,日音滿臉通紅、聲音有了起伏鏗鏘。

「呦!原來妳也不是不懂的羞恥嘛!」龍氣宇邪笑,但眼裡卻是冰冷寒霜。「隨意就抹去兩條生命,我還以為妳不懂得甚麼叫做感情呢……」

「糟蹋,食物,死!」日音抿著嘴,身體的緊縛造成酸軟,使她面色難耐。

龍氣宇眉頭微蹙,無奈地搖搖頭。

「生命沒那麼簡單,妳要如何懲罰他們,我都無所謂,但我不准妳草菅人命。」龍氣宇淡淡說。

日音不發一語,但眼神中的侷拗一點也沒有消退。

「我知道妳不服氣。」龍氣宇坐下沙發,宛如虛脫一般,閉著眼喃喃著:「日音,你沒有所謂的覺悟。」

皺眉。

「這話我說起來還真怪……」龍氣宇自嘲般的自喃後,面對日音肅聲道:「殺人之前要先有被殺的覺悟,日音,妳沒有。」

茫然。

「妳現在或許不懂,我自己也是花了數十年的時間才理解……」龍氣宇緬懷的語氣,望著虛無之間,眼中沒有任何焦點。

日音更加疑惑,數十年……?

「說實在,這句話也不是我自己領悟出來的,而是先聽過了,直到多年後才覺悟過來。」龍氣宇語帶苦澀。

「放我,下來。」

龍氣宇盯著日音良久,睛光閃爍間,嘴角揚起一絲邪笑:「不要,妳今晚就這樣睡覺。」

瞪。

「呼阿……我先去睡啦,妳啊,就好好想想,今天除了殺了那兩個人之外,還可以如何解決。」龍氣宇一邊走向內房,一邊輕道。

「變態,去,撞牆!」日音難得帶有情緒說。

龍氣宇無視,逕自進入了內房。

 

進入學院後,龍氣宇與日音依照規定也得搬進學院宿舍,其豪華程度就是貴族子弟也難免嘆為觀止,就是龍風笛也讚嘆一翻,唯有龍氣宇淡然的住下。

隔日開始,一切課程完全接上軌道,且所有導師、長老已然有了共識──絕不招惹龍氣宇。

一年的時間轉瞬而過,基本所有課程,龍氣宇不是自己看著藏書院的書,不然便是睡的昏天暗地,就是武鬥課程也是散漫懶惰。

然而在這期間的十八次大小考試,沒有一門科目以低於滿分的分數過關,甚至諸多老師太佩服其答案,格外多加了好幾分。

使龍氣宇成為了學院史上突破滿貫分數的第一人。

在學年結束前,學院大長老同時也貴為皇家親王的龍唐定將龍氣宇叫來,私下談了數小時,當兩人出來時,據守衛形容,一百零一殿下滿面紅光得意洋洋甚至笑得有點奸詐,而親王殿下笑得有些勉強甚至有些無奈。

雖然不知道兩人在裏頭談判了甚麼事情,但很顯然,龍氣宇大勝龍唐定。

同時,學院也在此刻開始調查各學生的往後意願。

龍氣宇自是選擇魔法,而龍風笛竟是選擇了學識。

雖是滿滿疑惑,但龍氣宇並沒有跑去龍風笛當面詢問。

倒是龍風笛親自找上門來。

「你很訝異我選擇學識吧?」龍風笛帶著得逞似的笑容對著龍氣宇說。

「不會就是讓我訝異,妳才選擇學識吧……」龍氣宇錯愕。

龍風笛噗哧一笑,拍了拍龍氣宇的肩膀說:「才怪!」

她緊緊盯著龍氣宇,神色變幻捉摸不定十分複雜,最後彷彿咬牙一般,整個人竄進龍氣宇懷裡,然而因為速度太快,腦勺急促的砸上龍氣宇的下巴。

猝不及防之下,就是龍氣宇擁有仙士的神念,在他放鬆之時,還是只能把頭稍稍抬起減緩衝勁,卻還是硬生生撞在下巴上,痛得他齜牙咧嘴。

「風笛……姊……」饒是龍氣宇擁有百十年的人生經歷,此刻卻也不知如何反應。

「我……我……」龍風笛又像是觸電一般,快速跳出龍氣宇懷裡,滿臉通紅的她不敢直視龍氣宇,卻又偷偷地瞄著他。

龍氣宇尷尬地摸摸頭,他能夠感覺到龍風笛此刻的情緒,也不是不能夠理解他的矛盾與羞愧。

「我、我失態了,再見!」龍風笛嘴巴蠕動許久,最後留下一句便飛也似的衝出龍氣宇的房間,留下龍氣宇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龍風笛是前主的姐姐,就算現在是自己,但肉體還是有著血緣,總是有些不好……

不過,如果龍風笛敢愛,那他又有何猶豫、又有何懼?

亂倫?

愛上就愛上了,管你亂不亂倫,我龍氣宇只憑自己的心意,甚麼血緣甚麼倫理──管他去死!

我的字典裡從沒有禁忌兩個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浪澐
  • 好像會越來越變態的感覺 ?.?
  • 月影風嵐
  • 看到繩子那段我還以為要......
    我想歪了XD
  • 訪客
  • 龍晚陽哼笑了幾聲,揮了揮手道:「快去燒了, "救" 回你的職房去休息吧,我今晚去水靈殿,你別跟在旁邊掃興。」
  • mlsn8w
  • 加油!加油!
    這家不錯超3A品質 http://lv333。cc 買幾次啦真的一樣
    凫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