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幸福的傢伙

 

龍氣宇於課堂上,將首席導師尼楊下的屁滾尿流的事情,只不過一下午,便傳遍了整間學校。

尼楊是何等人物?學院僅有五為二等大長老之一,以石系魔法著名,被尊稱巨石長老,已經有近百年的威名,竟然被一個不起眼的皇子嚇得尿失禁,奪門而出。

這比起甚麼學院季賽、年度大比上出現黑馬,挑戰大長老得勝還要驚悚。

「氣宇,這樣好嗎?」下課後,龍風笛走到龍氣宇身旁,擔憂問。

「我並不覺得我會因為這樣而被老頭子怎樣,頂多他多關注我罷了。」龍氣宇吃著方才慎言補充的小餅乾──原先的早已被日音獨吞──滿不在乎道。

「問題學院……」

「學院條例之九十九中第七十八條,學生可隨時隨地對學院教師挑戰,學院教師無反對之權,但學生遭受反擊受傷之後果,一切自行承擔。」龍氣宇淡淡說。

「咦?」龍風笛愣住,老實說,那本厚重的學生手冊她也只看了個大概。「你全背起來了?」

「那種東西,看過一遍就該記起來了。」

龍風笛突然臉紅,語氣又慚又愧:「我竟然沒有背起來。」

「呃,好吧,我是變態妖孽的天才,姐姐是普通天才,有差距的。」龍氣宇錯愕。

「……弟,你知道這樣其實更傷人嗎?」

「咦?」

龍風笛無奈地笑了笑,苦澀說:「也是,氣宇你都可以把藏書院裡一至四層的書籍全數讀通,這種手冊的確不算甚麼。」

「呃,呵呵呵呵……」龍氣宇乾笑。

喀茲喀茲喀茲……「慎言,吃?」

「這是氣宇殿下的,慎言不敢踰矩。」日音突然將小餅乾遞給慎言,使她愣了一瞬,方才恭謹道。

點頭,喀茲喀茲喀茲……

龍風笛見日音這副模樣,完全不把主子放在眼裡,心中氣悶卻也不好發揮,畢竟不是她的下人,她沒資格管。且……

「死丫頭給我留一些啊啊啊!!」龍氣宇見日音以極快的速度肆虐小餅乾,也快速伸手搶食。

喀茲喀茲,「去,撞牆。」喀茲喀茲……

 

以鑒於龍氣宇鬧出的事件,早晨的魔法課程改以自習,似乎明日才會有其他導師來接任。

而下午的武鬥課程……

「世界上無數能力,都源自於基本,沒有基本,就像沒有根基的房屋一般,隨意衝擊便傾倒。」目前眾學生正在學院裡廣大的草地上,在眾人前方英氣風發氣勢逼人男人,則是他們的武鬥教師洪平。

而所有學生個個被迫蹲起馬步,已經持續了十多分鐘,已經有人搖搖欲墜。

龍風笛看似嬌弱,但因為了提防來自兄弟姊妹的危迫,私底下也是有好好鍛練身體,培養基本體力,雖然已經有些僵硬,但至少很穩。

另兩名皇女,早已被日曬的頭昏昏腦脹脹,倒落在地,被兩人的侍女與幾個學院侍女抬到樹蔭下。

除了一些出自貧窮人家,但因天資聰穎,被招收到名師門下,在家跟做同時也一邊接受課業,體力比起帝都的貴族子弟來的好多,自然也是撐了下來。

貴族子弟與一些大家千金,除了是出身於武家,其餘的都搖搖欲墜,不少千金都已經和兩名皇女一般,被抬到樹下。

只有龍氣宇還是氣定神閒,身姿標準完美而無法挑剔,臉色甚是無聊,絲毫沒有疲累或氣喘。他的身體早在這兩年間回復了許多,已經有煉氣中期的修為,根本不是平常人能相比,這般基本體力對他來說就如同吃飯一樣。

而日音……倒是沒有一起上課,她人正在樹蔭下與那些倒地甚至昏厥過去的學生在一起乘涼……龍氣宇望去,日音張著小嘴,已經睡著了。

真是幸福的傢伙。龍氣宇無奈腹誹。

他想著,明年絕對不選擇這無聊無趣無用的課程,倒是去魔法專門學程好了,反正自己的修為漸漸回復,成年後就能完全恢復更甚從前,這種兒戲般的訓練對他來說不僅枯燥乏味,且浪費時間。

如果可以,他也想如早上一般,將這洪平給撂倒,不過,以他強悍的神念觀察之下,洪平的實力換算成修真世界也有元神期,在一個偏遠地帶也算的上是一方梟雄的實力了。

而他,目前也只有煉氣期,整整箱差了四個境界,就算他的神念極度強悍,肉身修為卻差距甚大,依舊是打不過。

恐怕還得再等個三年,才能夠恢復。

(修真世界修為以弱至強排列──靈動、煉氣、築基、結丹、元嬰、元神、化神、分神、造化、大乘)

雖說自己完全不用修練,就能夠一點點進步修為,而且就算想要加快恢復速度,也不是他能控制的。那層包裹住他靈魂力量的殼,似乎就是他完全恢復修為後,甚至突破到仙士修維也無法撼動的樣子。

唉,目前真的只能靠魔法來保身了。

龍氣宇百般聊賴的蹲著馬步,心中默默地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風的妖精
  • 天羽大,你好像少打渡劫了哦
  • 浪澐
  • 越看越想看~
  • 浪澐
  • 等待中 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