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變、態。

 

「殿下,需要舒米教導日音規矩嗎?」舒米在回到水靈殿(水靈兒的宮殿)後,瞟了一眼日音問。

「不必了。」龍氣宇搖頭。

「舒米告退。」舒米躬身一禮,便快步離去。

龍氣宇牽起日音的手,她微蹙眉頭,用力掙脫,然而龍氣宇微微瞟了一眼,日音猛然一怔,滿眼駭然。

「妳不是從一般管道進入樸房的吧。」肯定句。

皺眉。

「妳的……嗯……老師?應該是魔導師吧。」

震驚。

「咯咯咯……」龍氣宇輕笑,拉起茫然若失的日音,這次在完全沒有抵抗之下,前往龍氣宇的房間。

「怎麼,知道?」一聲細小帶著些微鼻音,毫無抑揚頓挫,平板細柔的嗓音。

「我還以為妳絕對不會開口呢?呵。」龍氣宇嘴角微揚,笑容邪氣。

無語。

「因為妳當時注意到了,雖然妳很小心地掩飾,但逃不出我的目光。」

蹙眉。

「能夠感覺到我的神念的,同時也必須要有一定程度的神念,喔,這裡該說精神力。一時口誤,口誤。」

……

「十二歲啊,嘖嘖,小小年紀就能有魔導士的精神力,妳進入皇城應該別有所圖吧。」

遲疑。

「妳可以相信我,就算妳不說,我也有能力在晚飯前把妳的祖宗十八代通通調查十遍……」

皺眉。

「包括妳父親是怎麼讓妳母親懷上妳的;當時是怎樣的姿勢,又總共換了幾種;時間是多長;而妳母親生妳時妳又是花多久時間鑽出來;或是妳嬰兒時期尿床幾次、吐奶幾次、一天換幾次尿布,我都能知道。」

「無,恥。變、態。」

「我更喜歡當個無賴。」龍氣宇聳了聳肩、攤了攤手,挑眉道。

瞪眼。

「說吧,我聽著。」同時間,龍氣宇與日音已經進入房間,龍氣宇將她拖到床上,神念一凝,周圍五公尺範圍籠罩上一層朦朧的霧光,日音詫異望著。「放心吧,除非比聖法師更強的存在來,否則沒有人能夠竊聽的。同時呢,我現在對妳毛手毛腳上下其手拆解入腹也絕對不會有人知道……咯咯咯咯咯咯……」

瑟縮。

「說吧?」

「老師,重傷。皇城,安全。魔法,學院,仇人。」

「妳老師被魔法學院的某人重傷,把妳送來皇城?」

點頭。

「妳老師呢?」

「不,知道。」

「仇人是誰?」

「老師,不說。」

「那妳怎麼不去皇家魔法院?以妳的能力,至少也能當上二等長老,再加上妳的年紀,也會成為重點加強的對象。」

「老師,不教,魔法。」

「妳老師不教妳魔法?妳光靠冥想修練就在十二歲達到等同魔導士級別的精神力?!娘的咧,妳妖孽嗎?還是妳也是穿來的?」

「穿,來的?」

「沒事,當我沒說。」龍氣宇稍有詫異地看向日音。

精神力就等同修真世界的神念,而魔導士級別的精神力相當於結丹期、元嬰期的修士神念。上一世,龍氣宇也見過大量的天縱奇才,但也絕對沒聽說過,一個十二歲的娃兒能夠修練道結丹期、元嬰期的程度。

在當時,十二歲能夠修練到築基期就已經是驚世駭俗的存在了,元嬰期?就是龍氣宇自己,有主角威能和穿越外掛的幫助,也是到了五十歲才到元嬰期,沒辦法,一直到元嬰期基本都是以充足力量為主,直到後面化神、分神直到大乘才是以領悟與渡劫為主。

所以,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擁有魔導士級別的精神力,是多麼令人震驚的事情。

不過,這當然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龍氣宇自己就是個驚世駭俗天雷滾滾妖孽變態的存在,稍微睜大眼也就過了。

「妳想報仇嗎?」

歪頭思考……搖頭。

「為什麼?」這倒有趣。

「不,知道,仇人,是誰。」

「呃……也是。」

點頭。

「那妳老師有說會來接妳嗎?」

「明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皇城,最高,的塔,相見。」

「喔?妳老師這麼有把握能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就把傷養好?」

「老師,魔藥,強。」

「不只是魔導師,還是個強大的魔藥師啊?這倒是讓我有點好奇他是誰了。」

後退,防備。

「呿,害怕啥?我才不會強迫人呢,更何況,一個魔導師而已,我還不放在眼裡。」

斜眼。

「妳這眼神是甚麼意思?」

眨眼,聳肩。

「妳這死丫頭,鄙視我是吧?!」

轉頭。

「靠,無視我?!看我怎麼對付妳!」

龍氣宇一躍,一把就拉住日音的細瘦的手臂,也不知道怎麼轉怎麼扭的,兩人糾纏一會,在龍氣宇強大的力量下,日音雙手被他單手抓在身後,短腿被夾,身軀被壓在一旁,屁股被迫翹的高高的。

「不乖的小屁屁,該打!」龍氣宇挑眉一笑,空出的手掌毫不客氣地拍下。

啪!啪!啪!

一連三巴掌呼在日音的翹臀上,她不斷地扭動,卻始終無法擺脫龍氣宇的箝制。

「還、想、跑!」一字一拍,又是三下。

「嗯啊……」雖然不疼,但是這種羞愧感與屁股上那麻麻的感覺,雖然老成木訥冷漠無口,日音還是冷不防地叫了一聲。

「哼哼哼哼哼,求我啊!說『氣宇哥哥饒了我,日音不敢了』,我就放了妳。」

抿唇,猛烈搖頭。

「那就……」

啪!啪!啪!撫……

「哼咦──?!」

卻是龍氣宇又打三下,最後停在那小巧渾圓的嬌俏上,緩緩地撫摸……

「說不說?」

遲疑,搖頭。

龍氣宇聳肩。

啪啪啪!撫……啪啪啪!撫……

龍氣宇越拍越快,撫摸時間反倒越來越長,範圍面積越來越廣,甚至已經漸漸往下……

「咯咯咯……倒不如,我直接吃掉妳如何?」

毫無動作。

龍氣宇挑眉,沒想到這丫頭這麼倔呢,過分?反正都這麼過分了,在過分一點也沒差。

正當龍氣宇手越來越往下……越來越往裡側……

「氣宇……哥哥……饒了……日音……日音……不敢……了……」

「喔?太小聲,我聽不到……」手還在繼續攻略。

「氣宇,哥哥,饒了,日音,日音,不,敢了!」

頭一次,日音用了相當重的語氣,當然,是和她之前的語氣相比。

「哼哼,看妳可憐,既然妳誠心誠意的求饒了,我就放了妳吧!看妳下次敢不敢。」龍氣宇雙手翻扯,日音已然平穩地躺在床上。

臉上紅潮滿佈,欲如滴血,但依舊那完全沒有變化的表情,但那眸中很明顯得有些波動。

「以後這床就妳睡吧,裡間是我的房間。」龍氣宇指了指房間後方中央的一扇雙開大門。

微微點頭。

「等等舒米姊會把侍女服拿來給妳,妳整理整理再進去找我。懂?」

點頭。

「乖,等會見。」龍氣宇擺手,那霧光籠罩倏然消逝,而他也快步走進裡房。

日音看著那無賴的背影,微蹙眉頭,癟了癟嘴,重重的哼了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羽海 的頭像
天羽海

天落青羽漾海洋

天羽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r.黃
  • 真有情趣....壞哥哥的感覺
  • 一生懸命
  • 是個適合睡前看的好讀物(蓋章
  • 蒼雨
  • 你.......你怎麼變成S了!?
  • 艾爾菲斯
  • 你果然是想下剋上 推倒默醬吧!!

    加油!!頂你!!

    推倒她!!她就沒有欺負的那天出現了!!
  • 乂淵仔乂
  • "短腿被夾"是說日音腿很短嗎@@

    總覺得這篇的走向...
    越來越值得期待了XDD
  • 寧夜狂響
  • .........感覺....咳!
    不錯= =